梦小说网 第996章 棠东繁来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96章 棠东繁来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槐镇能在她离开之后开始搓炸药,这是李月寒完全没想到的事情。

  几天前,她收到了槐镇快马加鞭送来的消息。叶镇长找到了李月寒配比的方子,不知道是怎么鼓动矿区百姓的,他们明知道错炸药很危险,却都开始搓炸药了。

  李月寒原本想回信说她带的炸药足够了,可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再加上当时还没有孟祁焕的消息,所以就只用猎鹰送去了一份详细的搓炸药注意事项之后就忙着跟凌云帝对线了。

  如今棠东繁带领的数千装甲战士已经就位,只等着炸药到位之后,李月寒完全有信心以最小的代价拿下凌云帝。

  以前李月寒没想过这种事,那是因为凌云帝虽然不是一个好兄长,但是却也算得上是一个好皇帝。

  无论是推新制还是同意开办盐场和炼油工坊,都是造福于民的大举措。

  可最近几年李月寒却发现,凌云帝更多的心思并不是放在造福百姓上,他大部分的经历,都放在了平衡朝局和帝王权术上。朝堂上的事情,只要是对皇权集中有益处的,凌云帝大多会同意下来,百姓的利益放在后面。

  去年打下的烈岚国,李月寒和孟祁焕夫妻俩为了让烈岚国的百姓好好的荣辱东翰,主动让荣江城黄城主带着新制方案过去的时候,亲眼见到前来善后的凌云帝亲信屠杀烈岚国百姓的一幕。

  李月寒尽了很大的努力希望烈岚国百姓和东翰国百姓能和睦相处,但是很快凌云帝就授意那些曾经因为新制损伤的士族们过去立门阀。

  这些事,当初很多人都站出来说了,可凌云帝从来没当回事。

  只要不影响他皇权集中,那么即便烈岚国已经不复存在,那么这些百姓们是死是活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新制推广这么多年,百姓们的日子日益富足,暗中自然也滋生了不少蛀虫。可每当这些人被举报被严查的消息送进宫之后,他们都会悄悄的进宫,然后悄悄的回去。

  最后凌云帝再无伤大雅的惩罚一下,这些人自然而然就又可以继续敛财了。

  也正是看清楚了这一切之后,李月寒知道自己的力量太微弱的。再加上凌云帝始终在谋算孟祁焕的性命,故而李月寒干脆破釜沉舟,离开了国都。

  没想到离开国都之后,凌云帝竟然开始一点一点的推翻新制。

  所以,即便是过去没有想过取他性命,在孟祁焕出事之后,李月寒对凌云帝的杀意也已经无法压制。

  “很危险,我不同意这么做。”书房里经过了长久的沉默之后,宗政贤轻声说道:“寒江城槐镇发现煤矿的事情已经传到国都了,凌云帝一定会猜到你手里杀伤力强大的东西和槐镇发现的煤矿有关,他们送炸药过来的路上本来就很危险,这个时候凌云帝约你见面一叙的话,很可能是想两头同时动手,不仅对你,还对槐镇送来的炸药。”

  “是的婶婶,我同意父亲说的。”沐川也点了点头:“国都城经过这两天的动乱之后,凌云帝不会轻易的派人出来,所以他们应该是知道了有一车东西从寒江城槐镇运过来,可是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已经到了哪里,如果您去赴约的话,凌云帝的人很可能就借机混出国都城,然后去京郊大营调兵。这样一来,我们不仅会让您身陷险境,还会让运送过来的炸药被提前发现。”

  听了他们的话,李月寒不得不承认是有几分道理的,又谈了几句之后,没得出结果,李月寒便暂时离开了。

  大家说的没错,这个时候去赴凌云帝的约,李月寒不仅是在以身涉险,还很容易造成防卫疏漏。

  到时候,大多数的视线都会集中到李月寒身上,李月寒这里一有不对的动静,那么大家必然全力营救。

  然后凌云帝的狗腿就可以趁机拿着圣旨躲开他们的监视,去京郊大营。

  一旦那五十万将士被调动,李月寒就算是有炸药,也未必能轻松应对。

  想到这里,李月寒不由得沉默了。

  她这边人太少了。

  虽然说如今利用炸药的优势让凌云帝不敢轻举妄动,但是手里的炸药也只剩下两千多包,未必能杀得死凌云帝不说,还可能被凌云帝削弱自身的实力。

  棠东繁还没到,说不定可以问问他,毕竟是一代名将,棠东繁的领兵能力李月寒是信服的。

  “夫人,”戾啸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什么事。”李月寒收起思绪,看向门口。

  “有一个自称是东边的人的男人来了。”戾啸说着,抿了抿嘴唇又道:“他和主子打起来了。”

  东边的人就是棠东繁,他差不多这个时候到,李月寒是知道的,所以一直让戾啸留意着。

  可是……棠东繁怎么会和孟祁焕打起来?

  现在的孟祁焕那里会是棠东繁的对手?

  想到这里,李月寒一下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顾不上那么多,整个人就往外跑去。

  这要是棠东繁下手没轻重,再让孟祁焕伤上加伤的话,可就不好办了!

  昨天夜里玉妆生产,谷老头已经去了无上君界,李月寒见那边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之后,捏了一个人化兽和谷老头一起照顾玉妆,这会儿谷老头可没空来两头跑!

  “住手!”孟祁焕伤了腿,这会儿还在缓慢恢复中。和棠东繁交手也是吃亏,李月寒赶到的时候,正被棠东繁压着打。

  李月寒大喝一声冲上去,一把拦在了棠东繁的面前,接住了他劈过来的大刀,手心顿时血流如注。

  棠东繁吓了一跳,赶紧松手:“没事吧……你这手可别被我削了啊……”

  “我没事。”此时没有外人,李月寒没有避讳,把万物生倒在了伤口上,看着伤口止了血后,把手掌藏到了衣袖下面,这才看向棠东繁:“这是怎么了?”

  棠东繁耸了耸肩:“这小子有病,病的不清。”

  “什么意思?”李月寒不解,转头去看孟祁焕。

  这会儿,孟祁焕已经在戾啸和红缨的搀扶下坐到了轮椅上。见李月寒看过来,孟祁焕不由得有些不爽,哼了两声后道:“大家都说你是我的妻子,为什么你身边这么多男人?早晨刚走一个,中午又来一个,我到底是不是你丈夫?”

  “臭小子,我看你不是伤到了头,你是脑子坏了!”棠东繁怒骂一声,一刀又劈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