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99章 迁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99章 迁都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深夜,李月寒正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的时候,有人用小石头丢李月寒的窗户。

  李月寒翻身坐起来,神识之力探了出去,发现是熟人。

  披衣下床后,李月寒迅速的拉开了房门,把门口那两个人给拉进了房间里,也不点灯,压着声音问道:“城里出什么事了?”

  对方没想到李月寒能认出自己,双双对视了一眼之后,道:“连夜迁都。”

  “消息准确吗?”李月寒又问。

  “准确,京郊大营的将士被调走了一部分。也正是因此,我们才能离开国都。昨日梵天楼、八仙酒楼、坛脍等夫人名下的铺子全都被关,柳家上下全都被抓走,柳少夫人的一双儿女在颜家做客已久,也被强行带走了。”

  纪炀说着,拿掉了自己和兰烁脸上的头巾:“所有和夫人有过关系的,除了颜家和温家他们不能动之外,别的都被打入大牢了。原先祁王府的下人和管家从八仙酒楼里拿了遣散费之后,还没来得及出门就被全数扣下,据我所知,他们在动手的过程中还杀了不少人。柳家老太爷被生生气死了,如今尸体还在柳家宅子里放着,柳老爷和柳少爷被打入大牢之前还去询问过柳少夫人的下落,直到那日夫人您在皇宫门口将她的尸体丢下他们才知道出事了。”

  梵天楼的消息一向来得又快又准,这一次如果不是国都严查出入的话,纪炀应该早就把消息送过来了。李月寒送去好几封信,都没见纪炀回复,便知道梵天楼应当是没意外的沦陷了。

  “一共死了多少人。”李月寒低声问道。

  她知道这一起事会有很多人无辜受牵连,但是她还是这么做了。她知道自己是出于自私的念头,可是做了之后,也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王府的人都死了,”纪炀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柳家除了柳太爷之外,倒是没有死人。铺子里那些被抓的伙计们被打得狠,梵天楼的姑娘们倒是没有受委屈。玉掌柜为了掩护月掌柜烧账册,被人活活打死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玉掌柜是她刚到国都的时候就跟着她的人,如今也不得善终,很难确定到底是凌云帝为了发泄一己私愤还是真的误伤。但是玉掌柜是她的人,玉掌柜死了,李月寒理所当然的把这份仇算在了凌云帝的头上。

  还有王府那么多条性命。

  李月寒之所以炸王府,把人都赶走,就是已经抱着破釜沉舟的想法,不希望王府里的人被凌云帝抓走。

  可以李月寒没想到的是,他们都已经离开了王府,还是难逃一死。

  想到这些,李月寒的脸色就越发寒冷。

  纪炀和兰烁看着李月寒面色冰冷,便主动道:“主子,账册烧得很干净,我们在外地的事情皇帝应当还不知道。”

  听了这话,李月寒深吸一口气:“那你都通知下去了吗?”

  “我们是和月掌柜一起逃离的国都,月掌柜带着通知去了。”兰烁进来到现在一直没说话,这会儿终于开口:“离得最近的华希县丝绸商会明天应该就有回应了。”

  “好。”李月寒点了点头,安排他们夫妇在自己隔壁房间睡下了。

  这么多年来,李月寒的身家只增不减,再加上王府的营收,说李月寒是坐拥千万身家也不为过。

  这么多钱,除了用来维持暗卫的开销和训练占了一部分之外,李月寒几乎把所有钱都投入在了商会上。

  从最近的华希县开始,这些年一直默默往外延伸,时至今日,国都城附近的商会都已经成了李月寒的个人势力。

  而月掌柜去了华希县之后,那么以华希县丝绸商会为首,带头断了给国都城的供给。

  迁都又如何,迁都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完的事情。凌云帝以为换个地方跑路李月寒就那他没办法的话,那可就太天真了。

  到时候不仅不需要攻破国都城的城门,只需要在路上给他一个炸药包送他上西天就好了。

  一夜过去。

  第二天一早,李月寒轻手轻脚的来到了孟祁焕的房间外头,没成想却遇到棠东繁正在晨练。

  这个人晨练跟别人不一样,他不知道从哪里抱来了巨大的石头,李月寒到的时候,就看到棠东繁在举着那个比自己还大好几圈的石头在做深蹲。

  李月寒:……

  就很无语。

  “早。”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李月寒愕然回头,猝不及防的被孟祁焕拥入怀中:“我知道你一定很生气,你可以随便发脾气,但是不能说不要我不理我要和离这样的话。”

  听了这话,李月寒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反手用力抱住了孟祁焕的腰放声大哭。

  把之前不记得自己的孟祁焕对她的所有辜负和给她的全部委屈都化作眼泪沁湿了孟祁焕的衣服。连带着这么多天的披星戴月和暴走,连带着以为失去他的惶恐。

  这些李月寒隐忍了许久的情绪,终于在孟祁焕的怀里彻底崩溃。

  过了许久,李月寒终于平复了下来,任由着孟祁焕拉着她的手在一旁坐下,棠东繁这才笑呵呵的解释了起来。

  “小孟这些年喝了不少万物生,体内本就沉浸着不少未被激活的生机。但是南疆皇毒太狡猾诡异,再加上他身负重伤,虽然及时的服下了一小葫芦的万物生,但是毕竟太少了,他当时伤重,大部分的生机应该都被用来治疗伤势恢复身体机能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疑惑的问道:“所以昨日你故意激他动手,是为了激活他体内的生机吗?”

  “是啊,如果你昨天那口万物生再给他喝下去的话,那那些未被激活的生机再想激活可就难了。”棠东繁说着,指了指孟祁焕的眼睛:“再有个两天,他的眼睛应该也能看见了。只是这一头白毛就没办法了,皇毒虽然已经被清理干净,可是发作的时间太快,他估计后半辈子都得这么白着了。”

  一听这话,李月寒立刻紧张了起来:“那毒素清除干净了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