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07章 再见宗政凌云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7章 再见宗政凌云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婶婶,我也不希望灵犀走上和亲的路,但是朱凤国造船技术颇高,他们若是真的驾驶战舰打过来的话,首当其冲应敌的就是华希县。”沐川说着,十分苦恼的叹了口气。

  “华希县地处岸口,若是沦陷的话,只怕国都也保不住。”李月寒抿唇,又道:“或许可以让天星五河镇帮忙呢?”

  “若是天星五河镇参与进来的话,那个地方就不再保持中立了。这一次棠大叔带兵来支援都是悄悄的来的,虽然大家都知道那个地方是叔叔的地方,可天星五河镇毕竟还是天星五河镇。”

  沐川的担忧,李月寒心里也明白。

  天星五河镇历来是三不管地带,许多百姓喜爱那里的自由,所以但凡是有自保能力的人,都愿意到天星五河镇生活。若是有一天天星五河镇有了立场的话,那面临的就是整个天星五河镇居民的反噬。

  孟祁焕的名头再厉害,李月寒的炸药再能炸,总不能把整个镇子上的人都杀了。

  要知道,能在那里定居的人,都是一些硬骨头,甚至是在别国别地犯了法到那边去逃难度过余生的。把他们逼急了,一点好处都没有。

  想到这里,李月寒也叹了口气:“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他们不是想要改善土壤吗?用这个作为交换也不行吗?”

  “我上回去信就是这么说的,如今在等他们的答复。”沐川说完,亲自给李月寒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婶婶别担心,和亲只是最坏的下场,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把别的公主送过去和亲!”

  听了这话,李月寒没回答。

  既然连灵犀本人都知道和亲的事情的话,那么证明这个人选是朱凤国那边钦点的。

  是啊,凤弥思是嫡出的公主,深受宠爱,地位超然。能和凤弥思的地位不相上下的,只有灵犀一人。

  想到这些,李月寒的心里乱成了一锅粥。

  “婶婶别烦心这些事儿了,”沐川见李月寒的眉头始终紧紧的皱着,有效:“今天看我坐在龙椅上,婶婶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比如……觉得我威风八面?”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笑:“是,我们沐川最是威风八面了!都当了皇帝了,你怎么还跟小孩儿一样不稳重。”

  “嘿嘿,”沐川开心的笑了两声,又问道:“婶婶一会儿出宫之后去看看我为你准备的女君府,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你随时告诉我!”

  沐川说起了女君的事情,李月寒马上就问:“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封我为女君?”

  “因为婶婶是头功呀!”

  “不是这个意思,既然你叔叔已经是摄政王了,你封我一个国夫人就可以了,封女君的话,岂不是有一种我和你叔叔各自为王的感觉了吗?”李月寒虽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但是却很清楚这个时代人的想法。

  她最初听到圣旨封她为女君的时候就深感意外了,今天上了早朝之后更是不解。她倒不是觉得自己抢了孟祁焕的风头什么的,只是觉得这样一来,他们俩就有点不像是一家人了。

  “婶婶想多啦,”沐川笑了笑:“您和叔叔都是我最尊敬的人,我能有今天,全仰赖您和叔叔,我想给您和叔叔最好的,所以才给您封了女君,赐了女君府,全是为了感谢婶婶,并没有婶婶和叔叔不是一家人的意思。”

  听了这话,李月寒明面上好像是被说服了,但是心里却还是隐隐藏着什么,看不真切,读不清晰。

  沐川初当皇帝,整个人都很忙。李月寒陪他说了会儿话就起身告辞了,临走前还去看了看凌云帝。

  如今的宗政凌云被关在宫里的一个小院子里,吃喝一应俱全,都是最好的待遇。

  但是没有人跟他说话,给他送饭的也都是天残,既听不见也不会说话。

  李月寒过去的时候,宗政凌云正在院子里看书。

  他仿佛一夜之间老了许多,整个人也没了过去的锐利,看人的时候,眼神温润,不再像过去那样充满算计和猜疑,这让李月寒有些意外。

  “我知道你会来看我一眼的。”宗政凌云见李月寒过来,放下书,笑着说道。

  “我帮阿彩看看你。”李月寒站在远处没有靠近。

  “嗯,”宗政凌云点了点头:“转告阿彩,我希望她余生能幸福美满。”

  “没有你,她就幸福美满。”李月寒平静的看着宗政凌云:“我心里有一个疑惑,不知道你能不能为我解惑。”

  听了这话,宗政凌云挑眉:“你是想问我,为什么非杀文琢不可是吗?”

  “是!”

  “很简单,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我欣赏文琢,我知道文琢是国之栋梁。但是我是皇帝,文琢和你在民间的声望比我这个皇帝还要高,那我这个皇帝地位何在?即便我知道文琢现下没有反义也没有反心,可是将来若是有一天我不慎惹怒了他,他振臂一挥,我这的皇位还能保住吗?作为帝王,除了为民生死之外,还要时刻警惕所有不安稳的因素,这才是为君之道。”

  听了他的话,李月寒垂眸:“你说的是有道理,但是你想过吗,你的做法,只会让真正的有才之士惧怕,久而久之,大家都处于中庸,谁也不突出,这样一来,你的朝堂将会是一潭死水,能力一般,想法平庸,即便是有过人的才能,谁也不可能冒险让你知道。”

  “我知道,但是皇位才是最重要的。”宗政凌云坦然点头:“你想过吗?你如今这么突出,你的夫君或许心中已经盘算好了杀你的计划,毕竟你是史上第一个女君,他身为摄政王,怎么会容忍你在身边?”

  “你错了,孟祁焕永远不会像你,他相信我,就像阿彩始终相信你会看知道,孟祁焕不会害你这个道理一样。”李月寒说完,转身就走了。

  看着李月寒的背影,宗政凌云久久没有说话。

  直到她快离开视线了,宗政凌云这才大喊:“如果有一天,你离开国都的话,请把阿彩一起带走吧!是我求你!”

  “好!”远远地,李月寒的声音传了过来。

  宗政凌云这才露出了一个走心的笑容,用力的松了口气,仿佛完成了一件大事一样,继续看起了书。

  微风拂过,掀起了宗政凌云盖在腿上的薄毯子,一截带血的镣铐露了出来,镣铐的另一端穿过了宗政凌云的腿骨,稍稍一动,就是锥心之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