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09章 骨灰扬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9章 骨灰扬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前来招降的使者自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如实的把这句话带给了孟祁焕。

  当天夜里,上官瑞昱就服下了王庭秘毒。

  这种毒能保持人死后尸身不腐三个月,这些时间,足够东翰国的人把他的遗体带走,和桑启葬在一起了。

  一想到马上能见到桑启,上官瑞昱的脸上忍不住又露出了笑容。

  “你说我不懂你,不懂你想要什么,也不懂你在想什么,是啊,我们之间相隔的何止是时间,还有这几千年的历史长河。”

  “但是你知道吗,这一切都不是无法跨越的,我在努力的追赶你的脚步,接受你曾经提出的那些看似荒诞的思想理念,每往前一步,我就感觉到我离你又进了一步。”

  “虽然不能和你长相厮守,但是能和你死同穴,我亦满足……”

  倒在王座上的上官瑞昱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十字绣,面带笑容的闭上了眼睛。今天他特意穿上了和桑启大婚当天的礼服,沉重庄严的暗红色衬得他肤色白皙无比,同时也藏住了他胸前的大片血迹。

  老年内侍跪在一旁,眼看着上官瑞昱断气,只用力的往地上磕了三个响头,随后走出了大殿。

  门外,棠东繁已经在等着了。

  “他死了?”棠东繁问道。

  “是。”老年内侍叹气:“或许我应该劝一劝他的。”

  “那我把人带走了。”棠东繁没理老年内侍,抬脚就进了大殿。

  棠东繁不知道桑启是什么人,只知道桑启曾是烈岚国大长公主,被送到玄竟国和亲的。按说不过一普通女子而已,不应该让一国君主生死相随。

  但是孟祁焕却在招降的使者转达了上官瑞昱的话之后,让棠东繁过来等着,说上官瑞昱很可能今晚会自裁。

  棠东繁本不相信,但是见到那王座上余温尚存的尸体的时候,他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宁死不做亡国君啊。”一边说着,棠东繁一边摇头叹气上前收敛,然后就见到了被上官瑞昱死死捏在手里的十字绣。

  这东西他认得,当年李月寒离开天星五河镇的时候曾经捯饬出来不少绣布给棠西繁,让她打发时间用的。

  上官瑞昱怎么会有这个玩意儿?

  “那是桑妃娘娘留下的,这么多年,王上一直都仔细的收着。”看到棠东繁对上官瑞昱手里紧紧攥着的十字绣感兴趣,内侍小声的解释道:“听王上说,这个叫十字绣,是桑妃娘娘弄出来打发时间的,上头绣的两个小人,就是桑妃娘娘和我们王上。”

  说着,内侍叹了口气,就闭上了嘴。

  就好似,想起了什么一样,一脸的难过。

  棠东繁倒是没什么感觉,毕竟几百年过来他也是个钢铁大直男,心中没那么多的儿女情长。只是心中感慨于上官瑞昱身为一国君主竟然如此深情之外,就匆匆敛了尸体走了。

  三日后,玄竟国自愿归降的消息传到了国都,自此,东翰国已经成为了这片大陆上当之无愧的霸主,即便还有弹丸小国没有归顺,可凭借他们的国力,连当年的辽毕烈东都不如,更是因为中间横亘着一个辽毕烈东的缘故,这些边陲小国连联合起来的可能性都没有,不足为据。

  李月寒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十分开心,主动进宫找沐川,却被风尘仆仆的棠东繁拦在了女君府门口。

  “我没想到,上官瑞昱会寻死。”看着上官瑞昱的尸体,李月寒不由得有几分感慨:“只可惜桑启死之前希望我能把她火化了,把骨灰撒满漫山遍野,上官瑞昱想和桑启合葬,显然是不可能了。”

  听了这话,棠东繁抿了抿唇:“那就把他也火化了,把他骨灰也扬了,这样他们不就也在一起了。”

  李月寒一愣,随后笑了起来。

  送了密信进宫,沐川悄悄出宫看了一眼,确定是上官瑞昱的尸体之后,当天夜里,李月寒就在城郊把他火化了,随后连夜上了山,将上官瑞昱的骨灰放在了山顶上,任由着大风将他的骨灰刮走,一如当初她送走桑启那般。

  人虽然死了,牌位也是要立的。

  李月寒当初给桑启把牌位立在了晋国公府,用现代简体字写了桑启的名字,对于上官瑞昱,李月寒也同样这么办。

  处理完这一切之后,一眨眼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已经是六月了,国都比过去两年还要繁华许多,沐川登基不过短短数月,就一连颁布了数道利国利民的法令,对各地的贪官污吏严加盘查,甚至亲封了好几位反贪巡抚全国游走,吓得那些官员们老老实实的缩回了自己的脚,不敢再搞事情。

  距离玄竟国被收服,已经是一个半月过去了。孟祁焕一直留在西北没回来,李月寒去信问了好机会,只说是那边还有事情没有解决,李月寒想着西北那边还有一块自己的封地,孟祁焕大概是去封地上查看去了,便没有再催。

  棠东繁将上官瑞昱的尸体送回来之后人就走了,用他的说法就是孟祁焕那边离不开他,而沐川这边离不开李月寒。

  夫妻俩就这么又分开了好几个月。

  孟时逸如今愈发沉稳了起来,孟婴宁也逐渐有了一个豪门千金该有的模样。随着兄妹俩越来越年长,二人的天赋也一点点展露了出来。

  如今的孟时逸虽然才几岁的年纪,但是武功精进的速度却比旁人练上几年还要快,并且在经过棠西繁用无事发生哨观察过好几次之后确定,孟时逸是罕见的灵修体质。如今虽然天地之间没有灵气,也无法修炼,但是这种体质将来在武学上的造诣也是非同小可。

  而孟婴宁则对医毒之术展露出了非凡的天赋,整天跟在谷老头后面问这个问那个,问得谷老头一个头几个大。

  玉妆的孩子起名何谓,是个粉雕玉琢的男娃娃。李月寒念在她初为人母十分辛苦,特意在女君府上给她安排了一个小院子,找了奶娘和好些得力的下人去伺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