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10章 陈雪凝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0章 陈雪凝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原本玉妆是有些怨恨李月寒早早的杀了那个幻象何山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也明白了当初自己有多危险。就差一点,自己就成了那个不怀好意的人化兽的人质了。

  所以后来李月寒还对玉妆那么好,倒是让玉妆时常感叹落泪。

  自从沐川登基之后,百里一族重新回到了大家的视线之中。毛尚书接连几次作死,当朝顶撞沐川数次,沐川索性就将他贬至地方做个郡守,然后请百里山出山,一改朝制,百里山成了一朝宰相,震住了整个朝廷里有自己小想法的士族,将新制贯彻得切切实实。

  柳家那边搜出了李蓉蓉房中凌云帝的亲笔信之后就呈给了李月寒,李月寒没有定他们的罪,只是不许柳家给李蓉蓉供奉牌位,至于李蓉蓉的孩子,李月寒看在柳天祥的份上宽容放过,只是柳太爷这一遭走得十分冤,李月寒特意请来了万佛寺的高僧做了一场法事。

  意外的是,柳志远经过这么多事之后,整个人倒是沉稳了许多,渐渐成了他爹的左膀右臂。

  六月底,孟祁焕班师回朝。

  李月寒早早的就带着孩子们在皇宫里等着。如果不是沐川拦着的话,李月寒估计是带着孩子们在城门口等着的,到时候又会是京城百姓们的热门头条。

  “摄政王殿下到——”长长的唱叫声传来,李月寒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往外看,身边两个孩子也跟着她探头探脑。

  沐川倒是笑了起来:“朕今日破例让女君带着孩子上朝,可不是要看女君和摄政王一家团聚的画面的呀!”

  听了这话,李月寒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克制一下。”

  百官不由得低声笑了起来。

  众所周知,摄政王和翰容女君十分恩爱,这么多年下来了,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

  说话间,孟祁焕已经走了进来,棠东繁在路上就已经与他分别,带着装甲战士回了天星五河镇。

  走到大殿中间,孟祁焕正要下跪,沐川却抢先开口了:“摄政王殿下是朕的长辈,朕不能受摄政王殿下和翰容女君的礼,所以就站着说话吧!”

  听了这话,孟祁焕也没多大的反应,只面色平静的讲这几个月的事情一一讲给了沐川和朝中大臣听。

  其实这些事大家都很清楚,可再听孟祁焕说一遍,还是觉得心神激荡。

  如今的东翰国已经是一方霸主了!还有谁能与之匹敌!

  即便是朱凤国,如今也未必是东翰国的对手!东翰国无疑已经是当世最强!

  “虽然我们拓张了领土,但是原各个属国必然无法快速融入我们东翰国,所以边境还需要增派人手进行三年左右的巡逻和保护。这段时间,本王和来自天星五河镇的棠将军讨教了他们装甲战士的训练之法,本王认为可以先在原烈岚国和原玄竟国之间做试点。还有这些天雷,可吩咐寒江城槐镇多多产出,作为军备。”

  李月寒懵了。

  装甲战士的训练方法是她留给天星五河镇的,那些训练之法,都是她那个时代第三世界国家战场上用的。而炸药这件事,李月寒早就跟孟祁焕说过,只做这一次,以后都不会再有。

  所以孟祁焕是想干什么?

  难道因为灵犀被朱凤国要求和亲的消息气昏了头吗?

  “我认为不妥。”李月寒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无论是原来的烈岚国还是原来的玄竟国,对当地的百姓来说,我们都对他们有灭国之恨,特别是烈岚国,太上皇在位时期曾经对原烈岚国子民进行了十分苛刻的压榨,他们对东翰朝廷本就恨之入骨,若是在那里进行装甲战士的试点训练的话,难保不会引起动乱!”

  “动乱就炸死。”孟祁焕看都不看李月寒一眼,直接反驳:“东翰国无论是军事力量还是贸易方面都已经是这片大陆上的强者,何须怕一些弱民!”

  李月寒愣住了。

  孟祁焕……好奇怪……

  眼看着夫妻俩在朝堂上吵了起来,沐川赶紧打圆场,说了几句场面话之后,对于孟祁焕的提议只说可以再议之后,就退朝了。

  退朝后,孟祁焕被沐川叫去了御书房,李月寒就带着两个孩子在宫外等候,一直等到了下午,也没见到孟祁焕出来。

  “娘亲,我们先回家吧。”孟婴宁小声的劝着李月寒。

  “是啊娘亲,爹爹出去这么久,沐川帝又刚登基,两人之间要谈论的事情很多,我们再等下去说不定天黑都未必会出来,我们先去摄政王府吃点东西吧。”孟时逸说着,夸张的叹了口气,摸着自己的肚子道:“我可饿了。”

  李月寒是想把两个孩子先送回摄政王府自己在这里等孟祁焕的,但是看到孟时逸的小模样,也忍俊不禁。给门口的禁卫军留了口信之后,就带着孩子们坐着马车去了摄政王府。

  摄政王府。

  戾啸和红缨头都大了,还没想好说辞的时候,先一步回来的贺正天就告诉她们李月寒带着孩子过来了。

  “把人打晕捆起来丢地牢吧!”戾啸说着,眼神之中闪过一丝肃杀之气:“反正我只认女君一个夫人!”

  “不行,你这么做的话,主子回来会先把你杀了的!”红缨拦住了戾啸。

  “不管那么多了,你们俩先把那位引走吧!”贺正天急得脑门直冒汗。

  李月寒一踏进摄政王府,就感觉有点不对,怎么只有贺正天一个人在门口?

  “戾啸和红缨呢?你刚刚跟王爷回来,怎么不去休息休息。”李月寒一边说着,一边笑眯眯的看着贺正天。

  贺正天被李月寒看得头皮发麻,硬撑着笑脸道:“那个……太久没见到夫人了,所以我还是想见夫人一面再去休息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笑了起来。

  孟时逸倒是开心的拉开架势扑了上来,迫不及待就要跟贺正天打一场看看自己的实力如何,而孟婴宁则在一旁观战,时不时的给孟时逸泼冷水。

  “我和翰容女君也是旧相识了,我如何就见不了她,你们也过于离谱了。”一个高亢的女声就这么猝不及防的闯入了李月寒的耳朵。

  她刚吩咐厨房把孟祁焕爱吃的菜都检查清楚,刚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准备喝的时候,就听到了这个陌生的声音。

  回头,一个红衣劲装,长相艳丽的少女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你是何人?”李月寒放下茶杯,眯了眯眼睛,总觉得这个少女有些眼熟。

  红衣姑娘手里还拿着鞭子,紧随其后的戾啸和红缨显然是跟她动了手结果吃了亏的。红衣姑娘冷哼一声后,双手环胸抱住,意味不明的打量着李月寒,道:“陈鹤元之女,陈雪凝。”

  “不过几年没见,翰容女君竟连我也不认得了。”陈雪凝笑容灿烂,随手就把手里的鞭子丢到了身后红缨的怀里:“当年之事,还得多谢翰容女君,否则我那恶毒的继母非得把我生吞活剥了不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