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12章 和离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2章 和离吧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离开了摄政王府之后,李月寒回到女君府。

  孟时逸和孟婴宁想帮李月寒处理一下背后的鞭伤,但是都被李月寒拒绝了,还让星子把兄妹俩带走,她一个人坐在落梅院里,一坐就坐到了天色黑透。

  她不明白。

  孟祁焕为什么会突然移情别恋?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如今身居高位,成了高高在上的女君吗?

  可是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即便是李月寒身份不一样了,在孟祁焕面前也只会是他熟悉的那个人!只要孟祁焕一句话,李月寒可以拼尽全力去成全他,所以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说他是真的在麻匪遇险的时候被陈雪凝所救,故而爱上了陈雪凝,再加上有了救命之恩所以要娶她过门这种话,李月寒是怎么都不会信的。

  要知道,孟祁焕去西北的时候,棠东繁是一并去的!

  有棠东繁在,孟祁焕不可能会有危险,这一点李月寒十分确定。

  再者,如果孟祁焕在路上遇到了危险,并且移情别恋别的女人,那么棠东繁在离开东翰的时候给李月寒的信件里,不可能一个字都没有提!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事情,孟祁焕一定不是真的移情别恋了!

  ……

  “王爷来了!”门房尚且不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到须发皆白的孟祁焕上门的时候,还殷切的上前见礼,随后喜气洋洋的就要去通报,被孟祁焕抬手拦了下来。

  孟祁焕没有说话,身边也没有带人,只身一人进了女君府,周身都冒着冷气一般,走向了落梅院。

  天已经黑透了,孟祁焕看到李月寒的时候,她一个人靠坐在廊椅上,神色十分落寞。

  “做这副样子,是希望本王心软怜惜你吗?”孟祁焕脚底下没声儿,走到李月寒身边的时候,突然开口,把李月寒吓了一大跳。

  “你……”李月寒看到孟祁焕这张日思夜想的脸的时候,眼泪马上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

  孟祁焕垂眸,微微叹了口气,低头吻住了李月寒的唇。

  不知过了多久,孟祁焕强劲的胳膊将李月寒打横抱起,带着她进了房间。二人坦诚相对的时候,孟祁焕看到李月寒背上的伤,本想问的,但是却忍了回去,仿佛没有看到一般。

  这一夜,孟祁焕要了一次又一次,李月寒始终紧紧的抱着这个男人,最后体力不支昏睡过去。

  还好,他没有变心,他依旧爱我如初。

  第二天醒来,李月寒见床上没有孟祁焕的身影,心里一下子空了片刻。

  “醒了?”孟祁焕好听的嗓音从屏风后面传来,李月寒这才放下心,起床披上衣服,绸缎般的长发披在身后,走到孟祁焕身边的时候,她还露出了一抹好看的微笑。

  如今的她,举手投足之间都写满了“小心翼翼”四个字。

  孟祁焕正在看书,旁边还铺着一些纸,上面写了一些什么,李月寒没有仔细去看。在孟祁焕的身边坐下后,李月寒就靠在了孟祁焕的肩膀上。

  天色已经不早,外头阳光正好,身边坐着她日思夜想的人,李月寒满足的叹了口气,撒娇一般小声道:“饿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放下笔,道:“把和离书签了。”

  恍若五雷轰顶。

  李月寒猛地睁开眼睛,只觉得凉气仿佛透过了她的五脏六腑,从骨头缝中间丝丝穿过一般。

  “你……说什么?”李月寒坐直身子,难以置信的看着孟祁焕。

  “和离书。”孟祁焕平静把那张铺在书边上的,写着一些字的纸拿了过来放在李月寒面前:“签了吧别让彼此难堪。”

  李月寒不敢相信的看着孟祁焕,然后才缓缓转开目光,落到了那张递到面前的纸上。

  和离书。

  这三个字仿佛利剑入目,李月寒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你我这十年算得上圆满,你若是想到有什么需要本王补偿的,尽管说出来,本王会尽力补偿你。”孟祁焕的声音仿佛淬了毒的碎冰,一把扎在李月寒的身上,将她扎了个透心寒。

  “为什么?”李月寒喃喃问道。

  “本王是男人,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太过强势。说到底,本王是这个时代的人,你不是。本王其实一直都不能接受你所谓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想法,但是过去爱你,所以忍了下来。”孟祁焕的语气不疾不徐:“雪凝很好,陈家因为我们夫妻覆灭,她这么多年闯荡天下,性格洒脱可爱,和她在一起,我心甚慰。”

  李月寒听着孟祁焕的话,缓缓找回了自己的思绪,仿佛不认识一样看着孟祁焕,听他说了这番话之后,轻声问道:“那昨晚是为什么?”

  “夫妻一场罢了。”孟祁焕十分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那样轻松的语气,那样不在乎的表情,就仿佛昨晚的一夜春风只不过是露水情缘一般,毫不在意。

  是的,毫不在意。

  李月寒甚至都不知道孟祁焕怎么突然就变了,她在心里不断对自己说这一定是在做梦。她反复的闭上眼睛又睁开,但是和离书却依旧躺在孟祁焕的手里,放在她的眼前。

  “十年,难道这十年对你来说什么都不是吗?”李月寒的目光落在和离书上,不知是不是疼痛来得太过突然,她的语气竟然异常平静。

  “倒也不能这么说,”孟祁焕说着,语气竟然还戴上了笑意:“你过去对本王的帮助,本王铭记于心。你的秘密本王也不会对外说,今后大家都在朝廷做官,能互相帮扶的地方,看在孩子的份上,本王还是会帮你一把的。”

  听到孟祁焕提起孩子,李月寒“嚯”地站起身,死死的盯着孟祁焕:“那也是你的孩子!”

  “本王并未否认这一点,”孟祁焕一脸不理解的看着她:“否则本王何必说出帮你一把的话,毕竟今后我们也算得上是政敌了!”

  李月寒难以置信的看着孟祁焕:“不……不对,你到底是谁?”

  “东翰摄政王,如假包换,你昨晚不是已经反复验证过了吗?”孟祁焕几乎皮笑肉不笑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随后,他起身,站在李月寒面前,步步逼近:“本王劝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完,他把和离书轻轻放在桌上,抬脚离开了房间:“午时本王会派人来取这和离书,希望翰容女君给彼此一个体面。”

  看着孟祁焕离开的背影,李月寒呆滞许久,眼眶似乎已经干涸了一般,明明此时她已经痛得毁天灭地,却一颗眼泪也没有落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