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14章 陈雪凝的往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4章 陈雪凝的往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休夫的消息传出来之后,沐川悄悄出宫了一次去找李月寒,可是李月寒不在府上,两个孩子也不在。问了门房才知道,李月寒今天一大早就离开了国都,那封休夫书是让下人转交的。

  于是沐川又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摄政王府,猝不及防的见到了陈雪凝,还听到她以摄政王妃自称,当即黑了脸,找到了正在院子里看书的孟祁焕。

  “陛下怎么有空出宫。”见到沐川,孟祁焕也没起来行礼,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松散。

  盛夏的傍晚,风吹过都是热的,孟祁焕却传得严严实实。雪白的长发被撩起来,在头顶绾了一个半髻,另一半批下来的头发也被人细心的撩起来挂在椅背上。

  若是别人这样,难免有几分滑稽,可配上孟祁焕那张清冷无欲的脸,却莫名给人一种出尘之感。

  “婶婶……我是说翰容女君,她离开国都了,你知道这件事吗?”尽管如今已经是皇帝,可沐川在孟祁焕面前,还是维持着自己小辈的身份。

  “略有耳闻。”孟祁焕神色淡漠,目光又落回了书本上。

  看孟祁焕一脸毫不关心的模样,沐川一下就生气了:“叔叔难道真的移情别恋了吗?婶婶陪着你走过了十年的风风雨雨,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听了这话,孟祁焕掀起眼皮看了一眼沐川,后又把视线落到了手里的书上:“都已经是一国之君了,说话稳重一些。这两日你父亲来找我讨论给你选妃,你可有属意之人?”

  “有啊,”沐川见他不正面回应,当即理直气壮叉腰:“朕看上陈雪凝了!”

  “别闹,陈雪凝马上就要与我成婚了。”孟祁焕这一次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看上她了,且她与我年纪相当,和叔叔您差太远了!”沐川说起话来也是毫不客气的。

  陈雪凝比沐川还要大上五岁,要她入后宫的确也不是不行的。但是孟祁焕很清楚沐川只是在说赌气话,当即合上了书站起身,走到沐川身边:“你不许闹。”

  孟祁焕长得高大,沐川的个子还在长,所以在孟祁焕面前的时候不免有些势弱,几乎整个人都被孟祁焕的影子给笼罩了起来。

  说心里不怵,那都是假的。

  沐川咬了咬牙,没有后退半步,而是迎着孟祁焕的视线看去:“朕会下令不让那陈雪凝入摄政王府的籍,叔叔若是不希望陈雪凝被打入贱籍的话,最好不要迎她入府!朕只认婶婶是你的妻子!”

  说完,沐川拂袖离去。

  看着沐川气鼓鼓的背影,孟祁焕微微叹了口气。

  一股冷风拂过,孟祁焕低声咳嗽了起来。

  松开手,掌心摊着一团黑血。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自己都快死了,还要把老婆推出去。”一袭红衣的陈雪凝坐在房梁上,无语的看着孟祁焕:“帮你这一遭,我连我自己的名声都毁了,等你死了我还要当你家的寡妇,这买卖不划算!”

  听了这话,孟祁焕瞥了她一眼:“你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陈雪凝耸了耸肩:“抱怨两句还不行吗!我寨子里一百多条人命都在你手里,我可没胆子反悔。”

  当年,陈家覆灭后,陈雪凝跟着后来逃窜到烈岚国的陈义昌离开了国都之后,就被陈义昌半路上卖掉了。陈雪凝也是一路颠簸到了西北,买了她的那个戏班子路上遇到麻匪,陈雪凝趁机杀了戏班老头,被麻匪首领一眼相中,成了他的夫人。

  那几年日子不好过,西北边境时常闹灾荒。但是陈雪凝有脑子,和麻匪头子感情十分好,逐渐成了麻匪们承认的大嫂。

  只可惜,麻匪头子没过两年就死了,陈雪凝一个女孩子,肚子里还怀着孩子,一个人硬是把麻匪帮给撑了起来。若不是这一次倒霉遇到了孟祁焕西北剿匪的话,陈雪凝说不定已经成了那一代的女皇帝了。

  这些年怎么过来的,只有她自己知道。

  而也正是因为这些苦难,造就了她如今的性格。

  孟祁焕认出了陈雪凝之后,让手底下的人把麻匪寨的人全都关了起来,以他们的性命为要挟,让陈雪凝帮这个忙。

  起初,陈雪凝还以为孟祁焕是在开玩笑。但是当她看到摘掉面具和帽子的孟祁焕之后就笑不出来了。

  记忆里的孟祁焕威武强壮,从来都以一副硬汉的形象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之中。

  如今白发白眉的孟祁焕,甚至连肤色都透露着一种病态的苍白,任谁看到了都觉得不可思议。

  “如今翰容女君已经离开国都了,你也可以放了我的人了吧。”陈雪凝见孟祁焕没有说话,有些不耐烦的拽了拽自己的辫子。

  “不急。”孟祁焕说完,把放在一旁的书合上,离开了这边的凉亭。

  陈雪凝视力好,一眼就看到那本书的书封。

  翰容女君传。

  听说这是最近国都城卖得很火的书,出自一个叫月下寒潭的文人之手。大家都好奇这个月下寒潭是谁,不少人猜测是李月寒自己,也有不少人猜测是孟祁焕。

  以孟祁焕的繁忙和身体情况,是绝对不可能是他的,而李月寒也没那么自恋,自己还出一本书来歌颂自己,所以也可以排除。

  想到这些,陈雪凝飞身跳下横梁,踩着轻功落在孟祁焕身后,道:“我帮你查查月下寒潭是谁好吧?”

  “不必。”孟祁焕自顾自往前走,眼神都没有分给陈雪凝一刻。

  “你别这么小气嘛,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除了有事没事作一作之外,我也得给我的情敌找点麻烦不是。”陈雪凝说着,双手拿着自己的鞭子靠在脖子后面,吊儿郎当道:“外头明天估计就要开始传我勾引你了,我总得有点事儿做,不然我不是太好欺负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停下脚步,看向陈雪凝:“我不许。”

  陈雪凝一愣,随后轻蔑的笑了笑:“装什么深情大义,假以时日她知道了真相,只会更痛苦。你又不是不了解她,何必在这里想当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