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15章 月下寒潭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5章 月下寒潭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陈雪凝说完就走了。

  孟祁焕倒是定在了原地。

  是啊,陈雪凝说的没错,孟祁焕十分了解李月寒。

  将来的某一日,如果李月寒知道了他如今的所作所为,只会更加痛苦。

  所以……孟祁焕不允许有这么一天,哪怕他死后几十年,也不允许李月寒知道这个真相。

  到目前为止,知道孟祁焕时日无多的人,只有棠东繁和陈雪凝。棠东繁可以完全信任,陈雪凝有软肋也不怕她胡说八道。

  但是,宗政凌云不能留。

  虽然宗政凌云不知道孟祁焕的身体情况到底如何,但是他却一口断定孟祁焕活不长久。沐川帝还说李月寒去见过宗政凌云了,为了防止他死后宗政凌云再说一些胡话,此时此刻,孟祁焕头一回对自己这位兄长起了杀心。

  这么多年来,宗政凌云的利用、背叛、污蔑,孟祁焕始终坦然处之。哪怕宗政凌云埋伏要杀他,孟祁焕也从未想过要取宗政凌云的命。

  但是一想到将来宗政凌云很可能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李月寒,孟祁焕就怎么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杀念。

  可,不能杀。

  如今沐川刚刚登基,朝局还没有彻底稳固,政权还十分松散。孟祁焕虽然带兵打下了玄竟国,铲除了最大的隐性威胁,但是宗政凌云这个时候如果死了的话,那么难免有心人会借题发挥,给沐川带来更多的麻烦。

  这个朝廷如今千疮百孔,孟祁焕能做的,只是在最后的日子里尽可能多的除掉那些麻烦,绝对不能制造麻烦。

  若是宗政凌云死了,且不说他分散到全国各地的那些杀手死士会如何,就单单是朝廷里那些保皇派的老东西,铁定会找沐川的晦气。

  站在原地想了许久之后,孟祁焕周身的杀气这才缓缓收起。

  在他远处一直盯着他看的棠东繁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孟祁焕如今的身体状况很差,虽然还有半年的时间,但是每天都需要万物生来维持不被人发现。为此,棠东繁假意离开东翰国,目的就是从李月寒的手里再要到一些万物生。

  南疆毒皇这个东西,本来就是玄门之术,万物生虽然对凡胎肉体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但是南疆皇毒本就是玄门之术里的顶级毒物,若是没有足够量的万物生,是无法完全把毒性剔除的。

  当初棠东繁激活孟祁焕体内的万物生生机,本以为能把毒性都逼出来,但是还是晚了一步,毒素已经完全侵入骨髓,只能维持半年的寿命。

  想到这里,棠东繁又是叹气摇头,没有惊动院子里孤零零一个人站着的孟祁焕,自己悄悄离开了。

  月上梢头,孟祁焕抬头眯着眼睛看过去。

  前阵子他的眼睛已经好很多了,如今也不影响日常生活。夏日的夜晚十分清爽,孟祁焕就这么站在自己的院子里,看了好半天的月亮。

  月下寒潭,月下寒潭。

  就是他啊!

  两日后,华希县八仙酒楼客院。

  李月寒睡了一觉起来,只觉得浑身依旧酸痛无比。

  “夫人醒啦!”星子听见动静进门查看,见李月寒醒来,满脸的开心:“夫人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呢,公子和小姐急得不行,已经开始想办法去找谷大夫了!”

  李月寒面色有些不对,星子全当她是睡糊涂了,自顾自的开始伺候李月寒起床,嘴里一边说着话。

  “公子和小姐都去了石岩书院上课去了,玉妆姐姐刚刚在喂孩子,我闲来无事就把院子整理了一下。掌柜的今天说有麻辣小龙虾,等夫人醒了就开始做,午时正好能吃。冰窖里还镇上了夫人以前最喜欢的酸梅汤,纪先生和兰烁夫人一早去铺子里了,当下不在客栈。一早就有信差送信到掌柜的手里,徐夫人送信来,说下午要来客栈找夫人玩儿,还有温大少……”

  “你等等,”李月寒迷迷糊糊的咬了柳条刷了牙又用花瓣水洗了脸,等醒过神来的时候,星子已经帮她换好了衣服,开始给她梳头了,赶紧开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星子一愣:“三日前,夫人带着我们离开的国都呀。”

  听了这话,李月寒的记忆这才逐渐归拢。

  是了,她离开国都了。

  在那个男人说要和离之后,李月寒赌气写了一封休夫书,然后带着孩子和星子玉妆离开了国都。还没到华希县的时候,李月寒就已经让人先行一步去安排了一切,随后她就病倒了。

  不知为什么,她好些年不生病了,但是自从寒江城开始,就总是觉得身体发虚。

  之前醒来浑身大汗,李月寒梦里头见到的都是自己砍杀的人头,着实可怖。

  醒来之后因为太过恍惚,所以把自己离开国都的事情都给忘了。这会儿听到星子说起来,才后知后觉的想了起来。

  “这几日,国都可有消息?”李月寒问道。

  星子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当即僵了僵,后道:“没有什么消息,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陛下亲自下旨,若非紧急事务,任何人都不能来叨扰夫人的清静。”

  “摄政王府呢?”李月寒闭上眼睛,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星子抿了抿唇:“陛下下旨,要把陈雪凝接入宫中封妃,摄政王不肯,闹得挺厉害的,摄政王都罢朝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睁眼看着镜子里的星子愣了愣,随后叹气道:“我总觉得,他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并不是真的变心了。”

  李月寒说完,好像是自我肯定了一样,点了点头赞同了自己的说法:“星子,我不应该离开国都的,我应该问清楚,他肯定是有什么原因才会这么做!”

  “夫人,”星子见李月寒有些激动,不由得忧心忡忡:“您就别想这些了,您的身体刚刚好一点,不管摄政王是有什么苦衷,您总得先把自己的身体养好了才能回国都问个清楚啊!”

  听了这话,李月寒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不行,不能拖下去,不然他会以为我不相信他的!星子,去给我准备纸笔,我先给他写封信,明日再启程回国都!”

  说话间,李月寒猛地从梳妆台前的蒲团上站起来,却不料一时眼前发黑险些栽倒在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