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16章 恭贺新婚之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6章 恭贺新婚之喜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星子快吓死了,扶着李月寒的时候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等李月寒终于恢复过来之后,她这才松了口气,又扶着李月寒坐下了。

  “夫人要写信,我去给您拿纸笔,您仔细着自己的身子啊!”说完,星子赶紧取了纸笔过来铺在李月寒面前。

  李月寒拿着笔仔细想了想之后,给正打算给孟祁焕先道个歉的时候,颜紫湘突然蹿了出来,一把将李月寒才写了一个“孟”字的纸笔给抽走,放在烛火上烧成了灰烬。

  “紫湘,你做什么!”李月寒愣了愣。

  “我在让你清醒一点!”颜紫湘气鼓鼓的叉腰:“我在外面听好一会儿了,星子没忍心告诉你的事情,我来告诉你!孟祁焕那个狗男人已经开始张罗和陈雪凝的婚事了,你还以为他是有什么苦衷吗?你醒醒吧!”

  李月寒差不多有一两年的时间没有见过颜紫湘了,一来是避嫌,二来也是真的忙着到处奔波没有空。这一见到颜紫湘,就被她这一番话炸了脑袋,李月寒有些反应不过来。

  “还有,你刚到华希县我就让人去仔细打听了一下,陈雪凝在西北的时候是麻匪大当家的妻子,还生了一个儿子。孟祁焕在西北的时候遇到危险,是陈雪凝不顾生死把人救了出来,现在陈雪凝的麻匪寨子还有她那个早死的丈夫的儿子都被孟祁焕的人妥善的照料着,他们在从西北回到国都的这一路上,两个人都是同进同出,也就是说,他俩都睡一起了!”颜紫湘说话向来直接,这一次也不例外。

  李月寒原本还有些恍惚,被颜紫湘这么一说,她渐渐回过神来,看着烧成灰烬的纸,许久,淡淡笑了。

  “是啊,他是摄政王殿下,没有人威胁得了他。棠东繁也告诉过我,他体内有大量的万物生沉淀下来的生机,早已经百毒不侵,否则怎么可能从南疆皇毒手下活命,是我想太多了。”

  原本颜紫湘看李月寒想给孟祁焕写信的时候还气的要死,这会儿见到李月寒一脸淡笑的模样,又忍不住心疼的在她身边坐下,拉着她的手道:“月寒,你别难过,天下男人千千万,这个不行咱就换,不是你教我的,女人不应该把全部的心力感情都放在男人身上,应该独立自强,独自美丽吗!”

  “嗯。”李月寒冰凉的手覆盖在颜紫湘的手背上,低着头,道:“好久没见你了,好不容易见上面,却让你看到我这么丢人,怪不好意思的。”

  “怕什么,你还见过我胖成猪的样子呢,我都不觉得丢人!”颜紫湘说着,正想招呼星子来给李月寒挽发,就看到李月寒的手背上多了一滴湿润。

  李月寒哭了。

  颜紫湘记不清自己有没有见过李月寒落泪,但是她很清楚李月寒有多要强。除了孟祁焕之外,她在任何人的眼里都是强大不可摧毁的。

  看到手背上逐渐多起来的泪珠子,颜紫湘冲星子使了个眼色,星子乖巧的出了房间,把房门带上了。

  颜紫湘这才叹了口气,把李月寒搂进自己的怀里,安抚的拍着她的背,一句话也没说,任由着她的眼泪浸湿了肩膀上的衣服。

  没一会儿,李月寒仿佛崩溃了一样,抓着颜紫湘嚎啕大哭了起来。

  门外,星子说已经去石岩书院上课的孟时逸和孟婴宁双双沉着脸,小手拉在一起。和孟祁焕十分相像的眉眼之间,充斥着阴鸷和愤怒。星子站在他们兄妹俩身边,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转过头悄悄抹掉了眼泪。

  不知过了多久,李月寒哭累了,在颜紫湘的怀里睡了过去。

  颜紫湘小心的把人抱起来放到床上之后,蹑手蹑脚的离开了房间。

  原本已经睡着的李月寒在颜紫湘离开之后,翻身坐起,提笔刷刷写了一封信,召来了猎鹰飞速送往天星五河镇的方向。

  此后一连好几天,颜紫湘都来陪李月寒。孟时逸和孟婴宁兄妹俩课业逐渐繁忙了起来,一天之中只有傍晚下课后才会回家,别的时间都在石岩书院里读书,李月寒落了个清闲,没事儿就跟颜紫湘泛舟游湖逛街,看起来整个人的状态也一天天好了。

  摄政王大婚当日,李月寒收到了天星五河镇那边,棠西繁的回信。

  当天夜里,李月寒就骑上了快马,星夜兼程赶回了国都。踩着刚刚打开的城门,将自己的令牌丢在城门将的怀里,一刻不停的策马到了摄政王府。

  大门上的红绸还没取下来,门口还挑着红灯笼,李月寒就像是没看到一样,一脚踹在摄政王府大门上。一脚没踹开,又是一脚。

  自从无上君界和她全然融为一体之后,李月寒的力气就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连着踹了三脚之后,王府大门里的门栓断裂,王府大门被李月寒踹开。不等管家招呼,李月寒风一般的冲向了孟祁焕的院子。

  李月寒那日去信问棠西繁,就是问南疆皇毒的事情。棠西繁的回信里写得很仔细,故而李月寒断定孟祁焕在这件事上一定有所隐瞒,这才星夜兼程的赶回来,踩着他大婚的第二天,就是想让他措手不及。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李月寒冲进了孟祁焕的院子,甚至一脚踹塌了他的房门之时,看到的却是陈雪凝衣衫不整躺在孟祁焕怀里的模样。

  李月寒不是未婚少女,室内旖旎的空气她最熟悉不过。

  这一切仿佛是一记响亮的巴掌,狠狠的甩在了李月寒的脸上,把她最后一丝希望彻底掐灭。

  “翰容女君这是什么习惯,大清早闯到本王府上,打搅本王和王妃的好梦,可是觉得本王不会对你怎么样?”孟祁焕见李月寒冲进来,连门都被她踹了下来之后,第一时间用被子将陈雪凝裹了个严严实实,翻身下床的时候,缓缓的系上了中衣,精赤的胸膛一览无余。

  “对不起,”李月寒此时心中寒凉一片:“只是着急向前夫道贺新婚之喜,忘了时辰,忘了场合,忘了身份,本君这就离开。”说完,李月寒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直到确定李月寒离开了摄政王府之后,孟祁焕这才换上一脸冷意,对床上裹着被子的陈雪凝道:“多谢。”

  陈雪凝撇了撇嘴:“没什么好谢的,我也是受你威胁。但是下次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这大清早的被你从房间里拎过来,我还真是挺不高兴的。”

  说完,陈雪凝掀开被子下床,身上的衣服完好,不过是上衣被松了一些而已。

  离开房间之前,陈雪凝停下脚步看向孟祁焕:“不得不说,你这个人想事情真的很周全。季心月那个蠢货完全配不上你,陈家也活该被你算计。”说完,陈雪凝拿起桌上的茶壶,将正在散发着旖旎味道的熏香给浇灭了。

  穿戴整齐的孟祁焕听了陈雪凝的话,倒是没什么反应。

  等到周围的安静下来之后,他仿佛支撑不住一般,倒地昏死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