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17章 少年强,则国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7章 少年强,则国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陈雪凝去而复返,看着倒地昏迷的孟祁焕,忍不住叹了口气,冲着身后的棠东繁道:“你真的确定这么做对他们俩都好?”

  被这么一问,棠东繁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只上前将昏迷在地上的孟祁焕抱了起来放到床上,然后转头看向陈雪凝道:“你去我房间里把一个银质的大葫芦拿过来。”

  “要去自己去,自己事情自己做。”陈雪凝翻了个白眼,转身走了:“真不知道你们这么骗一个女人到底图什么,反正作为女人我看不惯你们的所作所为。”

  听了这话,棠东繁回头看了陈雪凝的背影一眼,最后也只是叹气,自己去房间拿了银葫芦,喂孟祁焕喝了一口万物生。

  不一会儿,孟祁焕醒来,吐了一大摊血之后,脸色更加苍白了。

  “我有些话想跟你说。”棠东繁似乎是忍不住了,把银葫芦放到一旁,搬了一把椅子坐在窗前,严肃的看着孟祁焕:“我也觉得,你不能瞒着月寒丫头。”

  “老师,”孟祁焕睁开眼看向棠东繁:“我还有多少时间?”

  棠东繁抿唇:“两个月吧。”

  原本,孟祁焕仔细的养着或许还能有半年的时间可活,但是他体内的万物生越积越多,只会反噬生机。前阵子赶路时候,孟祁焕就已经有意识的开始少喝万物生了,可最近他为了维持自己没有异样的假象,又开始喝了起来。

  万物生内生机磅礴,但是再磅礴的生机也是需要一个健康的身体去吸收的。一旦身体吸收不了,生机就会堆积在体内。若是一直健康也就算了,可孟祁焕的身体早就已经被南疆皇毒破坏了,要不是棠东繁激活的那些生机的话,孟祁焕或许早就死了。

  而如今,孟祁焕也是靠着那些成年累月积攒在体内的生机活下来的。再喝万物生对他来说,除了能调和一下他的脸色之外,还有部分会和原本积攒在体内的生机产生冲突,都想在这一具没有生机的身体扎根,反噬的自然就是孟祁焕自己。

  两个月,都是棠东繁多算了。

  “足够了。”孟祁焕闭上眼睛:“这两个月,朝堂之上正好也不安宁,只要我下手快的话,将他们铲除不是问题。”

  “行了!”棠东繁一下就火大:“你到底知不知道明不明白你的身体已经到极限了,你现在要做的是和你最爱的人走完这剩下的日子,而不是还想着帮宗政沐川稳固皇位!你的亲人是月寒和两个孩子!”

  听了这话,孟祁焕微微叹了口气:“老师说的对,但是我不希望月寒看着我离开人世。可这剩下的两个月,我总得做些什么。沐川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只有他的皇位稳固了,将来才能更好的保护月寒和孩子们。”

  “你……”棠东繁气得想打人。

  但是想到孟祁焕如今的身体,蒲扇般的拳头落在了红木厚桌上,将桌子击了个粉碎。

  “你自己收拾啊,我可不帮你收拾。”门外传来陈雪凝的声音。抬头看去,少女换上了一身红色劲装,长发扎在头顶,英姿飒爽的翻了个白眼。

  孟祁焕的院子里除了棠东繁就是陈雪凝。

  这几日的日常起居都是陈雪凝在负责,棠东繁不出现在人前,孟祁焕则对暗卫说陈雪凝喜欢清静。

  他的情况,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饭菜都在这里了,刚送过来的,趁热吃。”说着,陈雪凝把手里的托盘放到了外间的书桌上,转身就走了。

  孟祁焕在床上坐了一会儿之后,觉得身体舒服了一些,就起床和棠东繁吃了饭后,独自一人去了议事厅。

  因为是婚礼的缘故,孟祁焕最近不去上朝,但是手里的事情却一点也没停下。一上午过去,孟祁焕分别派出了名刀和戾啸两支队伍,名刀手里已经掌握了大部分保皇派的把柄,戾啸则对他们的后宅之事了如指掌。

  兵分两路之后,挨个儿开始搞。

  不出半个月,朝廷几乎被洗了一遍。

  晋国公李建波重新开始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拟定了全新的科举制度,以华希县为试点,开始全国推广石岩书院,分为小初高三个分院,完美照搬了现代义务教育的模板,连双休日都安排上了。

  而且天下学子只要入学成绩合格,每人每月都能领到一份助学金。

  这个消息感刚刚传出来的时候,大家还都很疑惑。

  但是从华希县的石岩书院里,大家听到了一句口号,便都燃起了热血。

  少年强,则国强。

  短短半个月的功夫,华希县人民学习的热情空前高涨,石岩书院人满为患,不得不开设新的学院。就这样,还有不少人没有入学资格,但是还是在学院里租了教材在窗外跟着上课的。

  在外人眼里,或许这是短短半个月做到的事情。

  但是在李建波和孟祁焕的眼中,他们都很清楚,这是从新制开始的时候,他们就在筹划的事情。

  孟祁焕大婚后,李建波始终避着孟祁焕不与他相见,这日下朝时,李建波刚刚走出宫门,就被人给带走了。

  等到了地方才发现,是梵天楼。

  “晋国公有礼。”一个年轻的女子冲李建波作了一揖:“在下陈雪凝。”

  “!?”李建波愣住了。

  当年陈家出事的时候,李建波并没有在国都城。后来倒是听说过陈家的事情,和摄政王孟祁焕分不开。

  只是陈雪凝半个月前刚刚嫁给孟祁焕,李建波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晋国公不要怪我行事鲁莽,我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陈雪凝见李建波没说话,心里也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笑了笑后,十分不见外的在李建波对面坐下:“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尽快通知翰容女君回国都,否则她将后悔一辈子。”

  李建波蹙眉:“本国公为何要听你的?”

  “就凭我是知道孟祁焕秘密的人。”陈雪凝说着,丢出了一个小小的碧玉章道:“这个东西,足够让你信我了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