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19章 意想不到的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9章 意想不到的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说完,小贩一把夺过了李建波手里的书,回到了自己的摊子后头。

  李建波不解:“这位小哥,我只是随口问问,你怎么突然就生气了?”

  “你懂个屁!”小贩啐了一口,十分生气:“翰容女君和摄政王是我们心中顶好的金童玉女,如今的新夫人算什么,只要我们心里不承认,女君和王爷还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新夫人顶多算是个插足者而已!”

  听了这话,李建波只觉得心头一动,下意识问道:“你觉不觉得摄政王和翰容女君分开这件事另有蹊跷?”

  “当然觉得了!”小贩理所当然道:“试问你和你夫人恩爱了十年,难道会因为你夫人一朝暴富不跟你要钱之后你就觉得你夫人不适合自己转而休妻重新娶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别的女人吗?”

  “不会。”李建波摇了摇头。

  “那你还问个什么,我们也不会!”小贩大声道:“我们都崇拜向往翰容女君和摄政王的那种唯一之情,所以我们根本不承认他们俩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你也别来我这儿讨晦气,不然我告诉你可是会动手的!”

  说完,小贩不再理会李建波,转头开始向路人重新兜售起了《翰容女君传》。

  李建波却久久不能平静。

  是啊,连无关紧要的旁人都觉得他们之间是绝对不会分开的,为什么他这个做长辈的明明知道了真实情况,却还要以隐瞒下来呢?

  如果两年后李月寒知道孟祁焕离开人世,以她的聪明才智,不可能不知道孟祁焕逼走她的用意。

  到了那个时候,李月寒的痛苦真的会减少吗?

  或者,她会不会因为这样而埋怨自己没有信任孟祁焕,导致连他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

  想到这里,李建波的心一下就没底了。

  他不怕死,他也不怕任何事,他最怕的,就是自己这个女儿再受伤害。

  老天爷已经给了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了,她值得被爱着。

  恍惚之中,李建波回到了自己的晋国公府。

  “国公爷回来啦!”管家殷切的上前,接过了李建波手里的书:“翰容女君传?说起来,翰容女君在华希县也有段日子了呢!”

  李建波回神,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把这部书的上下两册都买了回来。

  伸手从管家的手中把书拿走后,李建波淡淡吩咐:“把饭菜送到书房来,我在那里用。”

  管家不明所以,但是还是应了下来。

  从午时,到酉时,李建波把两本翰容女君传都看完了。

  或许老百姓们看的时候只觉得笔触真实,赞叹的是作者的文笔上佳。

  可是作为李月寒的父亲,李建波却有另一种感受。

  所有人都不知道月下寒潭是谁,但是李建波看完了这部书之后,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孟祁焕,月下寒潭一定就是孟祁焕!

  想到这里,李建波终于也打消了白天在面对棠东繁和陈雪凝时候的态度,点上油灯,开始写信。

  夜色四合,李建波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交代在信纸里,放飞了传信的飞鹰。看着它在空中拐了个弯离开之后,叹了口气:“希望你尽快把消息送到月寒的手里,她的余生不能有遗憾。”说完,李建波关上了窗户,重新拿起了那本翰容女君。

  殊不知,在飞鹰离开视线之后,一道暗影掠起,将飞鹰拿在了手中。在夜色的掩护下,几个腾挪进了摄政王府。

  是名刀。

  “属下自作主张,拦下了晋国公的飞鹰。”名刀出完任务之后,本来是要直接回摄政王府的。但是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朝着晋国公府的方向走去,他放心不下所以跟了过去。把人解决了之后,找了附近的伙伴来把人带走,他也准备回王府了,但是却看到晋国公府里飞出了一只飞鹰,下意识的就拦了下来,交给了孟祁焕。

  白发孟祁焕听了这话,放下手中的笔,把飞鹰接到了手里,也看到了李建波的信,脸色当即就黑了下来。

  “去查一下,陈雪凝今天是否出过门。”孟祁焕说完,把纸条放在蜡烛上烧成了灰烬。

  “是!”

  夜色下,温天磊正骑在马上颠簸,他去的方向是华希县,他要找的人是李月寒。

  自从李月寒和孟祁焕分开之后,温天磊也和孟祁焕没了来往。同时为了避嫌,即便是他知道李月寒的所有行踪,他也从来没有跟过,一天之中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梵天楼里买醉听曲。

  好巧不巧,今天他在梵天楼喝酒看那本《翰容女君传》的时候,把隔壁棠东繁和陈雪凝的话尽收耳底。

  同时,他也听到了李建波拒绝告诉李月寒真相的理由。

  初听这个理由,温天磊也觉得理解。对于孟祁焕命不久矣这件事,温天磊十分诧异。本来想去摄政王府探望一下孟祁焕的,但人到了门口,却还是停住了步子。如果他走进了摄政王府的门,孟祁焕一定能猜到有别人知道了他的身体情况,到那个时候,孟祁焕只会防范得更加严实。

  他的良心告诉他,这件事李月寒必须知道,也有资格知道。

  尽管孟祁焕如果死了,他或许就有一丝的机会能守在李月寒的身边。

  但是温天磊很明白,李月寒和孟祁焕之间,从来都容不下别人。即便孟祁焕死了,温天磊最多也只能像现在和过去一样,作为朋友默默的看着李月寒。

  于是,在纠结了几个时辰之后,踩着城门关闭的最后一刻,温天磊骑上快马离开了国都,朝着华希县飞奔而去。

  作为孟祁焕的好兄弟,作为李月寒的爱慕者,温天磊从来都很明白自己的位置。他一直把自己对李月寒的感情压在心底,只在她需要的时候,以一个朋友的角度去帮助她。

  从前是这样,今后也会是这样。

  想明白了这些,温天磊几乎一刻也不停,足足跑了一整夜,一直到了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终于抵达了华希县八仙客栈。

  “温天磊?”多日不见的李月寒正准备去石岩书院给孩子们送饭,见到温天磊的时候,着实有些吃惊:“你又被人追杀了?”

  温天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