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21章 我信眼见为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21章 我信眼见为实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李月寒点了点头:“没了?”

  “有有有!”梓城不敢再挤牙膏,一股脑儿就把自己查到的线索倒了出来。

  时间太短,梓城也只查到温天磊是从梵天楼出来之后直接出了城朝着华希县而来。而有意思的是,梓城还了解到当天有人在梵天楼看到李建波和孟祁焕那位新夫人陈雪凝一前一后的离开了梵天楼,陈雪凝身边还跟着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

  “夫人,会不会是温大少发现陈雪凝在外面偷汉子,所以想来告诉您这个好消息的?”梓城开始发散思维。

  李月寒仿佛看傻子一样看着梓城。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梓城一脸理所当然的看向一旁的星子。

  星子叹了口气,道:“温大少和摄政王也是好友,他如果发现陈雪凝在外面偷汉子的话,应该是去告诉摄政王,而不是千里迢迢跑来找我们主子!”

  “那也不一定啊,”梓城坚持己见:“说不定温大少觉得摄政王是个始乱终弃的狗男人,所以想让摄政王带着绿帽子度过余生,但是希望被摄政王辜负了的主子开心呢!”

  梓城越说越觉得自己这个猜测是对的:“而且温大少看着是个善良正直的人,就算他跟摄政王是好友,也未必就赞同摄政王的所作所为,他和咱们主子也是朋友!”

  “好了可闭嘴吧。”听梓城一口一个“摄政王”的说着,星子打死他的心都有了。

  半个月前,李月寒骑着快马跑了整整一夜,在孟祁焕大婚第二天一早就闯进了摄政王府,却没想到目睹了他们洞房花烛的第二天清晨凌乱。

  星子不知道当时的李月寒是什么心情,但李月寒被李建波送回华希县之后整整三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不睡这一点,星子是知道的。

  当时星子甚至希望李月寒能哭一场,至少把情绪发泄出来。

  孟时逸和孟婴宁兄妹俩心疼自己的娘亲,好几次都闹着要去国都跟自己的亲爹要个说法,最后也都忍了下来。

  三天之后,李月寒整个人瘦脱了相,打开房门的时候,星子的眼眶一下就酸了。素来爱干净的李月寒整个人蓬头垢面,衣服还是她从华希县去国都的时候穿的那件,大热天的满屋子都是味儿。

  三天三夜没吃饭没喝水,李月寒的身体虚弱至极。

  星子忍着眼泪帮李月寒洗了长发洗了澡换了衣服,孟时逸和孟婴宁兄妹俩一起给李月寒熬了软糯的粥,守了李月寒三天三夜的李建波陪着李月寒吃了东西,还带着孩子的玉妆亲自帮李月寒输了头发,大家都默契的不提任何跟孟祁焕有关的字眼,就怕李月寒听到了难过。

  当时的李月寒眼睛里已经没有光了,但是却笑着送李建波离开了华希县,开始每天查看一遍十几家店铺的账目,亲自下厨给两个孩子做饭,甚至有一次她一个人洗了一整个院子的衣服。

  没有人敢劝李月寒,大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默默陪伴着她。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李月寒看起来也和过去别无二致。

  但是看着忙成一团的李月寒,大家都心疼得不行。

  这样的日子足足过了半个月,李月寒才逐渐正常了过来,梓城现在又一口一个“摄政王”的,星子真相一巴掌把梓城从二楼窗户拍飞出去。

  “我闭嘴,我闭嘴。”梓城也意识到李月寒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对劲,星子好像也想揍他,赶紧改口道:“温大少这次来华希县应该是突发奇想来的,国都那边早晨就传了消息过来,说温大少彻夜未归,温府找了一夜。”

  听了这话,李月寒回过神来:“温府找了一夜?”

  “对,闹得挺大的,毕竟是一品皇商大少爷嘛。”梓城说着还叹了口气:“听说官府也跟着找了一夜呢。”

  “梓城,你马上去八仙酒楼,从后门把温大少带到小龙虾馆,别让任何人知道。”李月寒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下意识的就想让梓城马上把温天磊从八仙酒楼带走。

  在李月寒的印象里,温天磊做事一直稳妥,哪怕在别人眼中他玩世不恭,但是最是可靠,不会做一些没有理由的事情。如果不是出了什么事的话,温天磊不应该突然离开温府,又突然跑来她这里,更不会说那些奇怪的话。

  “不用让人去找我,我自己找过来了。”温天磊的声音突然从门外响起,随后他推开包厢门走了进来:“我也不能久留,毕竟我确实是一言不发就离家出走了,只是有几句话,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

  不知为何,看到这样的温天磊,李月寒反而有些胆怯了起来:“等会儿吧,孩子们一会儿就来了,我们吃完饭再说。”

  “不了,我得回去了。”温天磊道:“月寒,这些话我纠结了很久,如果不让我说的话,我怕是没有勇气再来第二次了。”

  “孟祁焕他并没有移情别恋,他……”

  “温叔叔!”孟时逸的声音穿插进来,很果断的打断了温天磊的话,随后,两个小朋友一前一后的跑进包厢,孟时逸更是拉开架势:“我们来过过招吧!”

  还不等温天磊拒绝,一旁的孟婴宁也开口了:“听说温叔叔来我们这儿了,我们一下学就赶紧过来,哥哥一路上都念叨着想跟温叔叔过过招呢!”

  温天磊一脸无奈的看着两个孩子:“你们别拦我,你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着,温天磊看向一脸木然的李月寒,深吸一口气:“孟祁焕快死了,他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南疆皇毒根本就没有解。他之所以推开你,之所以娶陈雪凝,是为了让你死心,是为了让你恨他,这样一来,等到你得知他的死讯的时候,就不会难过!”

  静……

  不仅是李月寒,就连两个孩子都十分平静的看着温天磊。

  许久,李月寒轻笑出声:“这个理由确实很好,但是我信我自己亲眼所见。他是否变心,是否命不久矣,我想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