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23章 要抚养费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23章 要抚养费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瞒着所有人,李月寒来到了国都。

  瞒着所有人,她找到了棠东繁。

  然后在孟祁焕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她出现在了这个男人的面前。

  “翰容女君突然登门,可是有要事?”孟祁焕下了朝刚回来,就被李月寒堵在了他的院子里。稍一慌神之后,孟祁焕便摆出了一脸的冷漠姿态。

  李月寒倒也不说话,反正这会儿,孟祁焕的院子里没有别人,棠东繁早就带着陈雪凝躲开了,李月寒有的是时间跟孟祁焕好好掰扯。

  先是当着孟祁焕的面,在这院子里看了一圈,然后李月寒干脆直接的走进了孟祁焕的卧房,然后从他的床上拿起一个枕头道:“摄政王和陈小姐的关系真好,两个人的床上只有一个枕头,想来是真的同床共枕了。”

  孟祁焕黑着脸站在那里没说话。

  李月寒放下枕头,又左右看了看,坐到了梳妆台前,拨了拨上面的妆奁道:“这怎么都是男人的发冠和发绳,没见到陈小姐的?”

  孟祁焕眯了眯眼睛,语气带了几分威胁:“请翰容女君自重。”

  “本君十分自重,倒是摄政王有些不自重。”李月寒说着,站起身,走到了孟祁焕跟前,面带笑容,道:“分开这么久,摄政王居然连自己的亲生骨头都不闻不问,哪怕我有钱养得起,可阿逸和阿宁是你的儿子女儿,你多少也得给点抚养费吧!”

  听了这话,孟祁焕瞥了李月寒一眼:“你就为这个来的?”

  “那不然呢?”李月寒无所谓的耸肩摊手:“我总不能是为了祝贺你新婚大喜来的吧。你也知道,我这人不喜欢吃亏,所以给钱吧。”

  说完,李月寒把手伸到了孟祁焕面前。

  “要多少。”孟祁焕看着李月寒的手,心里有几分恍惚,但是还是绷住了表情。

  “不多不多,一个孩子一个月一百万两白银就够。”李月寒说完,生怕孟祁焕拒绝一样,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这是他们兄妹一个月的基础开支,你看就知道我没跟你多要了。”

  孟祁焕被李月寒弄得有点无语,下意识的把李月寒手里拿着的账单接了过来。

  然后就皱起了眉头:“什么笔墨纸砚,一个月一个人要用五百两?”

  “当然是东翰国最好的笔墨纸砚了。”李月寒一脸理所当然:“难道摄政王的儿女不配吗?”

  孟祁焕:……

  接着往下看,孟祁焕又皱眉:“石岩书院不是公学吗?为什么还有课费?难道他们兄妹不在石岩书院了?”

  “在啊,”李月寒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着孟祁焕:“但是他们是摄政王的孩子,自然除了公学之外还有私授。如今举国上下读书人本来就不多,私授的课费当然也就水涨船高,物以稀为贵你不知道吗?况且有学识的学子都在准备科举,这年头想找一个学识渊博的私授老师有多难你心里没数吗?”

  李月寒这番话说得倒是有道理。

  孟祁焕又继续往下看,眉头又皱了起来:“阿逸一个月要花两万两在衣服上,阿宁怎么才一万五千两?阿逸习武又是男孩子,衣服坏的快是正常的,但是阿宁可是女孩子,女孩子的衣服怎么能比男孩子还少?”

  一听这话,李月寒忍不住笑了:“你管呢?自己撂挑子不当爹还想指导我这个当娘的怎么养吗?”

  “你这是重男轻女!”

  “是啊是啊,儿子是传家宝嘛,这不是当地的本土化思想吗。”

  “可你自己都是女子,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是女子又不代表我要重女轻男,以前你还是祁王的时候,阿宁不也只是一个世小姐,阿逸才是世子爷。”

  “这能一样吗!”

  “怎么就不一样了,你摄政王能放火,我翰容女君不能点灯?”

  “你要是这样说的话,把孩子送回来我养!”

  说着,孟祁焕顿了顿又道:“我要阿宁!”

  李月寒白了他一眼:“做你的春秋美梦,不管阿逸还是阿宁都不给你,你跟你亲亲爱爱的陈小姐去生个新的吧!账单看完没,看完还给我!”

  被李月寒气得有点上头的孟祁焕压下了想说的话,继续低头看账单。

  二人时不时因为账单的事情争上一两句,孟祁焕问的最多的就是怎么要这么多钱,怎么又要这么多钱,这么多钱是拿来干嘛的,为什么阿宁没有花这么多钱。

  一份长长的账单核对完,天也黑了下来。

  “既然摄政王殿下已经对养娃账单没有异议了,我们再来谈谈别的。”李月寒把账单收到一旁,又掏出了一个小本子道:“我们俩的婚姻续存十年,期间从你当一个猎人开始,到你成为铁骑将军,再到后来的祁王殿下以及现在的摄政王殿下,你的资产从白云村一个小院子,到现在掌握了国都城内将近一半的商铺和田庄,作为你的前妻,我们分开的话,我是有分走你财产的权利的!”

  听了这话,孟祁焕不由得又皱起了眉头:“你比我还有钱你怎么不说!”

  李月寒的商铺可是遍布整个东翰国,不仅是一品皇商柳家的背后掌权人,还和老牌皇商温家合作颇深,更别提颜家当初开创了丝绸之路之后一直都是李月寒在投资建设,这几年赚得是盆满钵满了。

  “我有钱是我的事儿,难道你一个大男人抛妻弃子不想着给补偿还想从被你抛弃的我手里分钱吗?你还要不要脸了?”李月寒骂得是理直气壮。

  倒让孟祁焕有些心虚了起来。

  “我也不要你多的,你国都城内的商铺我分两成,城外的田庄我分五成,”李月寒说到这里的时候,别有用心的停了一下。

  “没有意见。”孟祁焕点了点头。

  “好,”李月寒见他上钩,嘴角扬起一抹得逞的微笑继续道:“作为你的儿子和女儿,国都城内余下的八成商铺,你儿子分五成,你女儿分三成。城外的田庄,你儿子分三成,你女儿分两成!”

  孟祁焕:“?都分完了那我还拿什么给抚养费?”

  李月寒:“这又不是我应该考虑的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