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24章 不守寡马上改嫁!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24章 不守寡马上改嫁!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李月寒是转成来给他下套的了!起初他只想着用最臭的脸气走李月寒,不知不觉就被她带入了陷阱里,这会儿回过神来之后,孟祁焕的心里更多的是无奈。

  “没想到堂堂翰容女君竟然是这副嘴脸!”假装生气的孟祁焕故意咬着牙说道。

  李月寒倒是一点不在意,呵呵一笑:“我虽然是翰容女君,但是我更是个生意人,在商言商,谈不上什么嘴脸。”

  “你和孩子们要是把我的商铺和田庄都分了,那我每个月也没有必要给什么抚养费了。”孟祁焕回过神来之后,应对起来也从容了不少:“若是要我每个月给抚养费的话,这些东西你们就不能分。”

  “不不不,这不是我和孩子们要分你的商铺和田庄,这是你给我和孩子们的补偿。”李月寒摇了摇头:“婚姻既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自然就是天地见证的一桩美事。可如今这桩美事破灭,我们总得给老天爷一个交代,不然可是要遭报应的。”

  见李月寒越说越离谱,孟祁焕不由得皱眉看着她:“你这都是从哪里听来的歪理邪说?”

  “不是歪理邪说啊。”李月寒理直气壮:“你看你现在不就是被报应上头了吗。”

  孟祁焕不解的看着李月寒。

  “我知道你快死了。”李月寒话锋一转,直接点题:“今天来找你,也是不希望我的孩子们小小年纪就丧父,所以想给你积德。”

  孟祁焕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

  “谁跟你说本王快死了?”孟祁焕几乎是绷着脸问出的这个问题。

  李月寒歪着头看着孟祁焕:“还需要别人跟我说吗?你忘了我以前是学什么的了吗?我也是大夫,我难道还看不出来你这将死之态?”

  孟祁焕没说话,定定的看着李月寒。

  “我知道你想跟我和离是临死前还想放纵疯狂一把,但是孩子到底你也是有份的,不管你是觉得自己快死了所以想翻脸无情也好,还是你真的对我们母子毫无轻易也好,给你积德,也是给孩子积德。你死不死无所谓,我的孩子总得长命百岁。”

  天知道李月寒端着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心里是有多难受。

  但是她太了解孟祁焕了,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孟祁焕根本不可能坦白自己的心思打算,他是打定主意要推开他们母子的。

  “所以翰容女君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所谓的给孩子积德?”孟祁焕抿唇,虽然李月寒现在表现得对他毫不在乎的模样是他本来就想要的,可此时还是心里有点凉。

  “当然不止了,”李月寒又笑了笑:“还是希望王爷您不管死了还是活着,都帮我分担一下养孩子的压力。以后他们兄妹俩不管是有没有出息,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也有理由给你上柱香。不然以后我改嫁了,他们说不定就认我以后的丈夫当爹了。”

  孟祁焕听了李月寒这话,着实是有点气恼火。

  “李月寒!我还没死!”孟祁焕气得瞪了李月寒一眼:“你用不着这么阴阳怪气的咒我!”

  “我没咒你啊,我说了你是快死了又没说你已经死了。”李月寒丝毫不惧:“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将来呢,我肯定是会再嫁人的,没准儿谷老头能帮我把身体调养好了,还能给后头的丈夫生个一儿半女。到时候如果你的摄政王府没有每个月给两个孩子抚养费的话,我可不能保证我后头的丈夫和我还能像现在一样对他们兄妹好。”

  说着,李月寒都不等孟祁焕接话茬,立刻又道:“说起来那你还挺惨的,英年早逝不说,老婆孩子还得跟了别人。孩子是肯定不能跟你姓的,但是你还是得每个月付抚养费。这样一来就是,别的男人睡你的前妻,花你的银子,住你的房子,说不定还得打你的孩子,啧啧啧……”

  听了这话,孟祁焕的脸都绿了:“李!月!寒!”

  “在呢在呢。”李月寒看都不看孟祁焕一眼:“你要是想提醒我房子的事儿我可以跟你先说一下,我前阵子把你华希县的几个房产盘了一下,准备等你死了以后就搬到最大的那个房子里去住。反正你死之前咱们也已经不是夫妻了,我不用为你守寡,我可以马上再嫁的。”

  听到这里,孟祁焕终于是忍不住了。

  李月寒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白色的身影,随后她整个人就被腾空抱了起来。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被孟祁焕压在床上了。

  “干嘛?还想来个分开后的激情四射吗?”李月寒这个时候还不忘记刺激孟祁焕。

  下一刻,孟祁焕报复一般的噙住了李月寒叭叭说个没完的小嘴,唇齿纠缠之间,他回过神来,松开了李月寒,把头埋在她的肩膀上:“你怎么就能这么聪明。”

  李月寒隐忍许久的眼泪这一刻才缓缓涌了出来:“如果不这样的话,你会承认吗?”

  孟祁焕没有回答。

  她太了解他了。

  如果她一开始就说自己知道了孟祁焕的计划的话,孟祁焕多的是说辞去否认。

  但是李月寒从孩子入手,先给他树立起了自己苛待孩子的假象,再拐个弯开始分配他死后的事情。就算孟祁焕忍住了前面的,可他并没有放下李月寒,他爱李月寒爱得入骨,听到李月寒说要再嫁的时候,原本就已经消耗大半的理智瞬间崩溃,如李月寒预计的那样怒而不打自招。

  孟祁焕就这么抱着李月寒躺在床上,轻声道:“你明知道我是为什么,可你为什么又不让我如愿。”

  “因为你是我男人,”李月寒翻身和孟祁焕面对面,伸出手捧住了他的脸:“说好了生死与共,我又怎么可以背叛誓言。”

  “我不……”

  “你听我说。”李月寒打断了孟祁焕的话:“我清楚你在顾虑什么但是你忘了吗,我有无上君界,那里面满是万物生,连宗政紫优这样只剩一缕幽魂的人都能用万物生保住神魂,更何况你只是中毒而已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