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28章 老祖宗驾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28章 老祖宗驾到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是个好主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宗政紫优会这个时候出现,但是李月寒还是感动了一下。

  谢过了他之后,她一刻也不停的就进入了无上君界。

  此后再无音讯。

  若不是棠西繁的手中,李月寒的命牌完好,只是褪成白色的话,棠西繁或许都要以为李月寒挂了。

  夏季很快就过去,秋高气爽的时候,两个孩子在李建波的陪伴下回到了国都。

  陈雪凝亲自把他们俩接到了摄政王府。

  没了孟祁焕辅政,起初宗政沐川是胆怯心惊的,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并不用怕,他似乎天生就应该坐在皇位之上。

  朱凤国以弥思公主的死,强行要灵犀和亲的事情,被宗政沐川一力拒绝之后,朱凤国发兵停在了华希县五十里外的海域之上。

  正在宗政沐川红着眼要不顾满朝文武的反对死磕到底的时候,一个自称是老祖宗宗政紫优的男人出现,不仅安抚了他心中的躁动,还巧妙的利用了朱凤国铁索连江的弱点,借助东南风,烧得他们溃败而逃。

  此后,朱凤国和东翰国彻底交恶。

  但是沐川一点都不怕。

  在经过了宗政紫优的提点后,沐川一连颁布了十好几个利国利民的政策,也在登高节之后迎来了第一届全民科举。

  而孟祁焕和李月寒夫妻俩却始终杳无音讯。

  沐川也知道了孟祁焕和李月寒去了无上君界,如今还在摄政王府的那个白毛是别人假扮的。

  他没有声张,而是以一己之力,坐稳了皇位。

  然后在宗政紫优的点拨下,不费吹灰之力就击退了朱凤国来兵,保护了自己的妹妹。

  随后,他开始成立了船运部,专门负责研究开发造船技术,甚至还不惜让船运部部长乔装改扮成了渔民,将朱凤国被击退之后弃掉的船拉了回来,就着那些被烧毁的残骸进行了细致全面的研究,然后在这基础上,不断的精进技术。

  第一届全民科举参加的人很多,全国各地各个考点用的都是晋国公出的题,出题的基础都是他推广到全国的教材。

  历时三个月后,科举落下帷幕,全国一共有一百六十三人被录取进了国子监深造。到了沐川这里,他已经将国子监全权交给了晋国公来负责。

  但是晋国公觉得这样不妥,所以又额外成立了一个教育部,由各个大人负责教育部的各项事宜,主旨是推广于民。

  冬天来了,整个国都城银装素裹,《翰容女君传》已经成了数度卖断货的热销书,但是很奇怪的是,翰容女君传并没有完结,它的作者月下寒潭也杳无音讯。

  后来坊间传言说,月下寒潭其实就是摄政王殿下。

  这个说法越传越广,但是诡异的是摄政王府并没有出面解释,就连整天忙着参加各种宴会的陈夫人也没有解释过哪怕一个字,宴会上有人用这个事儿来跟她套话题,她也就当没听到,连糊弄都懒得糊弄。

  时间一长,又有不少不像样的传言传得到处都是。

  大寒日,皇宫里。

  宗政凌云裹了裹身上的薄被,低头用力的咳了几声,然后呼了一口气白气出来,自言自语道:“今年的冬天可真冷啊。”

  他的双腿早在入冬之前就因为伤口溃烂,被谷老头亲自锯了。如今也只能坐在轮椅上,看着白茫茫的皇宫,微微出神。

  屋内,一身粗布衣裳的谢彩煮了热茶端到了他的跟前,柔声道:“喝点热茶暖身,外头天冷,你别待太久。”

  宗政凌云看都不看谢彩一眼,只接过了那烫手的热茶,低着头,任凭水雾氤氲视线。

  见他这样,谢彩也仿佛见怪不怪了一样,转身回了屋子里。

  全民科举之后,天气渐冷之时,谢彩终究还是因为放心不下宗政凌云,自请回到了宫里,同宗政凌云一起甘愿被软禁。但是宗政凌云却一点都不买账,从来不和谢彩说话,却接受着谢彩点点滴滴的好。

  几个月过去了,宗政凌云每天都趁着谢彩睡着之后和自己那些从地道里钻进来的杀手死士们打听着外面的消息。

  他知道,如今的东翰国不过短短几个月过去,就已经比他在位时期还要欣欣向荣,他也知道,朝堂已经被沐川帝大换血,那些保皇派不是解甲归田就是被发配边疆,没有人再提起他凌云帝。

  他还知道,孟祁焕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在年中的时候居然和李月寒和离了,娶了当年陈家遗落在外的大小姐陈雪凝。

  后来,李月寒回到国都之后,两个孩子也被孟祁焕接走,李月寒从此拒绝在人前出现,而孟祁焕却总是好心情的坐着马车街头闲逛,只是不再上朝了,听说是身体越发不好。

  这大半年来,凌云帝觉得这是对他来说最好的消息了!

  只不过这大半年过去,凌云帝手下的人越来越少,原本还有几百个杀手死士的,大半年过去,也只剩下几十人。

  但是剩下的人都是个中翘楚,总是给凌云帝一种他还是能翻盘的错觉。

  这天夜里,凌云帝正坐在地道的出口,等着自己的属下给自己送来今日份好消息的时候,一个清朗俊逸的身影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借着月光,宗政凌云看着来人,总觉得有点眼熟,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别等了,你的人已经死光了。”宗政紫优看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后辈,轻轻开口。

  宗政凌云想笑:“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宗政紫优往前走了几步,月光下,他的身影出尘飘逸,仿佛谪仙一般沁人:“宗政凌云,你的人已经死光了,三十七人,没有活口。”

  说着,宗政紫优把一把腰牌丢在宗政凌云的面前。

  宗政凌云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

  他认得出来,那些腰牌是他的杀手死士的!

  “你是谁!”宗政凌云满脸阴鸷的盯着宗政凌云。

  却见宗政凌云并不回答,而是冲他勾了勾嘴唇,露出了一个毫无温度的笑容。

  这个时候,宗政凌云的脑袋仿佛灵光闪过一般,盯着对面的男人,满脸的惊吓:“你是……老祖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