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30章 五年过去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30章 五年过去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原本为了一个弥思公主死在东翰国的事情,朱凤皇帝是决定和东翰国死磕到底的。

  朱凤皇帝原来的打算也很好,东翰国刚刚换了皇帝,正是内政不安的时候,他趁着这个机会不仅可以让东翰国低一头把自家的嫡公主送过来和亲,还可以把之前送出去的两座精铁矿给要回来。

  就算是东翰国这个小皇帝不肯也没关系,朱凤皇帝拿准了东翰国水战的弱势,想要以铁血手腕逼着东翰国俯首称臣,到那个时候,他们朱凤国就是全天下最强大的国家,小小一个晋国公,不在话下。

  但是谁也没想到小皇帝不按常理出牌。

  竟然火烧连营!

  这一下不仅烧毁了朱凤国大半战船,还直接烧死了他主力部队将近一半的战力。

  眼看着到了年底,国库空虚,已经发不出军饷了。朱凤皇帝要是再不知好歹的话,那可就真的要遭殃了。

  而东翰国又和他本人原本想的不一样,这新上位的小皇帝不仅一点不弱势,而且手腕还很硬,头还特别铁。不仅跟他打了个你死我活,还以最快的速度全国推广了新制,还办公学。

  东翰皇室那么有钱吗?

  这个时候,朱凤皇帝又惦记起了那个厉害的晋国公,忍痛拿出了他们皇室世代相传的造船术,企图把之前没有进行到底的合作进行下去。

  没想到东翰国一口拒绝了。

  朱凤皇帝抵达华希县渡口的时候,整个人是趾高气昂的。

  原本以为东翰国全民公学应该拖垮民生了才对,但是却没想到一下船,只在华希县的街头走了一会儿,就感觉到了浓厚的学术氛围。

  这还只是国都附近的一个县城罢了!

  到了东翰国都之后,朱凤皇帝更是被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诗书铺子给惊呆了。

  不是说前阵子刚刚国丧么?他们的太上皇不是去世了么?

  怎么到处喜气洋洋准备过大年的模样?还有不少穿着粗布麻衣的普通百姓一边摆摊一边看书,看得开心了还跟边上的人绉上几句。

  这真的和朱凤皇帝原本想的一点不一样啊!

  于是乎,这一次的大朝会,朱凤皇帝原本想要借着弥思公主的死大闹一场的,可从大朝会开始到结束,他都没有找到机会。

  原因无他,只因为晋国公在大朝会开始之前就奉旨见了朱凤皇帝,表明他会考虑帮助朱凤国改善一下茶树土壤的问题。

  女儿固然很重要,但是皇位更为要紧。

  朱凤皇帝在大朝会上也有心想要宣传一波自家的好处,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这么做。

  沐川帝年纪虽小,但是举手投足之间的风采一点也不输人。更别提还有那阴晴不定只露了一面大家连脸都没看清楚只看到一个背影的摄政王,还有那不知身份却丰神俊朗被沐川帝成为老祖宗的男人,以及隐世家族嫡系一脉百里家的全体成员。

  同时,百里家也出了一点小小的变故。之前被认作是遗落在外面的血脉的嫡小姐百里无忧,最终被证实是认错了人。从嫡小姐,一下子变成了表小姐不说,还迅速的找到了她的亲生父母,被送到了南方恰派族里。没过多久,百里家最小一辈的孩子终于出生,这一次大朝会居然也被抱了过来凑热闹。

  隐世家族借着这次大朝会的热闹,正式出山。

  大朝会上全都是周边那些还没被打下来的小国们的国君,连个使臣都没有。大家挨个儿送上了价值连城的宝物,每一件都看得朱凤皇帝眼睛发直。

  辽毕烈东最为直接。

  送了一百车黄金,都是今年一年从冰山里的金矿之中挖出来的。

  直到大朝会结束,朱凤皇帝心中隐隐有些委屈。

  同样是传世之治的百年大国,怎么你就混得比我好?

  大朝会结束之后,朱凤皇帝匆匆离开了东翰,回到朱凤国就开始召集文武百官开始商讨国策。

  原本他也想像东翰国一样举办公学的,但是空空如也的国库仿佛一个响亮的耳光,冷冰冰的让他不要白日做梦。

  一晃眼,又是五年的时间过去了。

  彼时的少年皇帝,如今已经成长为一个成熟稳重的帝王。他的后宫只有一个皇后,任凭大臣们怎么威逼利诱都不曾动摇。

  甚至有人去找了沐川的亲爹,如今被封为亲王的贤王殿下,而贤王殿下为了表示自己不掺和这些事儿,直接一个闪现离开了国都,去宁泗城找文国公下棋了。

  老文国公前年的时候过世了,过世之前一直拉着余泽方的手喊余冰书和李月寒的名字。大家都知道他心里最亏欠的就是这个早亡的大女儿,最挂念的也是外孙女李月寒。

  可是眼下没有人知道李月寒在哪里,大家甚至都在传,她已经死了。

  老文国公过世的消息传到了国都之后,举国大丧,整整三个月禁止任何娱乐,并且为他戴孝。

  比太上皇还有牌面。

  只可惜,再有牌面,也比不上李月寒能亲自送老文国公一程。

  灵犀公主最后以护国公主的身份,和新科状元结为夫妇。同时,东翰国废除了驸马不得从政的律令,沐川亲自把自己的姐夫送到了晋国公的身边当第一助手,可把这姐夫给乐傻了。

  五年过去了,李建波也逐渐感觉到身体不比当年。

  如今天下才子八成左右都是李建波的学生,他也成了东翰国的泰斗,最近总是在考虑退休的事情。

  这五年来,老祖宗宗政紫优时不时悄悄的出现在东翰国的摄政王府,而棠西繁则一直留到了五年。

  原本打定主意要把孟祁焕身死的消息宣传出去,之后悄悄离开东翰国的棠东繁也不得不假扮了五年的孟祁焕。

  在孟祁焕平安回来之前,陈雪凝当然也不可能离开国都。

  于是在征求了相关人等的同意之后,孟祁焕留在西北的人放了麻匪寨上下一干人等,但是不能当土匪了,一个个都得老老实实去讨生活。

  然后把陈雪凝的儿子送到了国都摄政王府。

  槐镇经过五年的发展,每年的煤矿产量不仅足够本国消耗,有将近十吨的富裕卖给那些有钱的小国。在晋国公的造船术成功之后,还望朱凤国那边卖了不少。槐镇从原本大名鼎鼎的贫困镇,成了富得流油的地方,正是更名为翰容城,被沐川记在了翰容女君的名下。而炸药则被彻底的禁了,这是李月寒留下的意思。

  一切都在往更好的方向发展着,只是五年过去了,每一天,大家都在等待着李月寒和孟祁焕的出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