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31章 沐川历六年,春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31章 沐川历六年,春夜。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沐川历六年,春。

  大半夜的,两个长得十分俊俏的少男少女从墙头翻了出来,熟练的避开了摄政王府周围的暗卫岗哨,朝着梵天楼的方向跑去。

  少女跑了几步就不愿意了:“我都用毒虫把他们弄睡着了,我们跑什么啊!”

  “这样比较符合做贼心虚的形象。”少年拉住了少女的手:“蹑手蹑脚一点,你不是想要感受一下这份刺激吗。”

  少女冲少年翻了个白眼:“我怎么有你这么没脑子的哥哥,既然要感受一下刺激,为什么还要我放毒虫?”

  “你不懂,这叫双重保险!”少年说着,拉着少女往前跑了几步,见少女不爱动,干脆在少女跟前蹲下身子:“我背你跑!”

  少女叹了口气,抬起脚,对着少年的屁股狠狠的一脚踹了下去。

  然后撒腿就跑!

  “孟婴宁!你这个混蛋妹妹!”孟时逸捂着屁股冲着孟婴宁跑走的方向悲愤交加的骂了一声。

  “少爷,您怎么又跑出来了。”戾啸的声音幽幽的从背后冒了出来。

  孟时逸顿时头皮发麻,正打算拔腿就跑的时候,戾啸摁住了他的肩膀,他在原地手舞足蹈仿佛是个大螃蟹。

  “小姐也跑出来了吗?”戾啸问道。

  孟时逸把头偏上一旁。

  我是不会说的,你打死我也不说!

  戾啸:……

  成功坑了哥哥脱身的孟婴宁迈着愉快的小步伐来到了梵天楼。

  这里是她娘亲的产业,她小的时候就经常跟着娘亲过来吃饭。

  说一个笑话,梵天楼是全国最大的红楼。

  但是如今来梵天楼吃饭的人,是来梵天楼找姑娘的人的两倍……

  纪炀和兰烁成婚多年,早已经不负责梵天楼前面的事情,所以孟婴宁出现在这里,倒是没有被发现。

  她也谨慎,找了一个没人的小角落,点了几个菜,又兴致勃勃的点了一壶据说是一点都不醉人还很好喝的桂花酒,然后就开始认认真真的看着小姐姐唱曲儿。

  梵天楼的菜是真的好吃,孟婴宁因为坑了孟时逸的关系心情又特别好,所以一下子干了半壶的桂花酿下去,没一会儿就面色红润,眼神迷离了起来。

  不远处,一个色眯眯的男人早就盯上了孟婴宁这朵看起来娇嫩欲滴的小白花,见她把自己灌得差不多了,当即拿着酒壶凑了过来:“小娘子,陪爷喝两杯怎么样?”

  孟婴宁虽然酒气上头了,但是其实她没有醉的。她的体质特殊,酒精迷不了她。

  见到男人不怀好意的眼神,孟婴宁诚实的摇了摇头:“我不是花楼姑娘,我是来这儿吃饭的。”

  “我懂,我懂,大家都是来找乐子的。”说着,男人就迫不及待的给孟婴宁的酒杯里倒了酒吗,顺便还自以为十分隐蔽的给她加了点料。

  见到这一幕,孟婴宁可就什么都明白了。

  “小娘子,我们喝一杯,交个朋友如何!”猥琐男看着她敲了敲桌子上的两个满杯。

  孟婴宁歪着头看着他,随后道:“可以啊。”孟婴宁说着用大袖子遮掩着,拿走了猥琐男的酒杯,然后把被子里的酒都倒在了袖子上。

  猥琐男不明就里,贼兮兮的笑着,喝下了自己加了料的那杯酒。

  孟婴宁莞尔一笑,左手手腕处羽毛状的胎记弱弱的闪了一下,猥琐男体内的药效加速发作。

  随后,孟婴宁就很好心情的看了一处小孩子不该看写出来也会屏蔽的衣帛纷飞的独角戏。

  不远处,一对看起来十分年轻的男女站在一起,看着孟婴宁一脸好心情的模样。女人用手肘捣了捣男人的怀:“阿宁这几年好像学坏了诶,你不过去捂住她的眼睛吗?”

  男人低头温柔的看着女人,道:“女儿长大了,当爹的应该避嫌。所以应该是你这个当娘的去捂住女儿的眼睛才对。”

  “没意思,放过去你看到这一幕,当场都能剁了那个猥琐下流的男人。”李月寒扫兴的撇了撇嘴。

  孟祁焕揉了揉她的头顶:“不能让女儿看到我这个老父亲当街杀人,我一会儿会剁的。”

  ……

  外界的五年,对于无上君界来说只不过是短短的时光而已。

  自从李月寒听宗政紫优的,回到无上君界去把孟祁焕泡在万物生里开始修炼之后,两个人就已经失去了时间观念。

  等到后来从修炼之中醒来,李月寒的头发已经恢复了乌黑。

  随后,他们俩双双抛弃了已经被南疆皇毒彻底侵蚀的身体,李月寒找了一只兔子人化兽,孟祁焕则选中了狼王。

  二人融合了之后,又花了好长的岁月用以巩固神魂。

  若不是刚刚孟婴宁使用胎记能力的时候,被正好偷懒没修炼的李月寒发现的话,他们俩估计还能在无上君界里耗上一阵子。

  孟婴宁的感知十分敏锐,很快就发现了这两个没良心的爹娘,瞬间愣住。

  他们俩的面容和过去没有半点变化,甚至看起来还十分年轻力壮。孟婴宁一时间有些晃神,甚至还不敢相信一般的揉了揉自己的双眼。

  “你看你女儿好像傻了。”孟祁焕又揉了揉李月寒的头发。

  李月寒一把打掉了他的手,没好气道:“别给我薅秃了,不然鲨你!”

  “……”

  “是……是你们吗?”孟婴宁已经冲到了他们俩眼前。

  李月寒歪着头看着这个傻姑娘:“不是!”

  孟婴宁的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不是就不是!不是我走了!我就是个没爹没娘的地里小白菜!呜呜呜……”

  李月寒和孟祁焕同时懵住了……

  好一顿哄之后,孟婴宁这才算是不哭了。但是却像是一块狗皮膏药一样,赖在李月寒的身上死活不肯下来。

  无奈的夫妻俩只好抱着这个已经十二岁的大女儿,踩着国都城浓重的夜色,走在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上,一步一步的朝着摄政王府走去。

  此时,摄政王府内。

  棠西繁正在恨铁不成钢的教训着孟时逸。

  竟然教唆妹妹半夜翻墙逃家!这胆子得多大!

  “西姨,真的是妹妹说要翻墙找刺激的,不是我啊!”孟时逸委屈得像个两百斤的大胖子。

  “你还狡辩!”棠西繁气得跺脚。

  “好久不见啊,枣红马。”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带着笑传进了棠西繁的耳朵里。

  她心中一惊,抬眼看去,不敢相信的瞪圆了眼睛。

  李月寒的怀里抱着哭唧唧的孟婴宁,身边跟着满眼宠溺的孟祁焕,一家三口缓缓走进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嗷!爹!娘!”孟时逸顿时嚎啕大哭的扑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