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34章 天星五河镇番外3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34章 天星五河镇番外3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沐川历九年,天星五河镇,冰原狼帮派。

  少年的胸口挂着一串狼牙,抬起右手背楷去了嘴角一抹鲜血,阴狠的看着对面那群人高马大的冰原人,浑身上下啊萦绕着桀骜不驯。

  “孟追,你别再挣扎了,如今冰原狼独占冰原,你想逃出这里去中心求助,是绝对不可能的!”领头的那个身上裹满了各色皮毛,头上还戴着一顶十分具有冰原特色的帽子。

  和他比起来,孟追穿得实在太单薄了。

  “老子不需要求助,老子一个人能杀你全家!”孟追嚣张无比的伸出右手倒了个大拇指:“胡克尔你就是这个!”

  被称为胡克尔的那个冰原人面色冷了下来:“你真以为姓孟我们就能怕你?九爷把你送到天星五河镇,说好十年期满就来接你,但是却杳无音讯,连天星五河镇的宗政先生和夫人都把你丢在冰原,这摆明了就是不想要你这个不孝逆子了,还跟我们逞什么威风!”

  被胡克尔戳中了心事,孟追的脸色又冷了几分。

  自从五岁那年行差踏错,被人利用给孟时逸下了毒之后,孟追就被送到了天星五河镇来。

  十年之期已满,他也早就通过了天星五河镇的考核,但是却没有人来接他。

  为什么?

  孟追不懂,但是他相信李月寒不会抛弃他。

  这十年来,他没有一刻是不想念王府那个温暖的家。

  孟时逸虽然经常和他吵,但是在外面的时候却比他还要虎。顾及着他养子的身份,有事从来都是孟时逸冲上去,偶尔孟祁焕和李月寒责骂的时候也是孟时逸一个人顶着。

  孟婴宁很黏他,有时候连孟时逸都会忍不住酸上几句,但是孟婴宁却从来不管,时不时还偷偷带一些可怕的毒虫来找他玩——在孟婴宁眼里,整个王府也只有孟追不会怕她的毒虫了。

  ——其实孟追是怕的,但是他不说,因为他喜欢小阿宁开心的模样。

  整个王府所有人都在尽自己的力量爱护他保护他。

  可是他做了什么?

  他竟然听了那个老女人的话,给孟时逸下了猛毒。

  被送到天星五河镇,是孟追自愿的。这十年来,孟追不管是习武还是学医都是卯足了劲在钻研。江明最开始把他送到书院,也是想压一压他的性子,却没想到孟追把书院的老师都给比了下去。

  不得已之下,棠西繁才把他送到了冰原狼这边来训练,冰原狼帮主是可以和棠东繁过招的狠人,他成了孟追最后一个老师。

  十岁那年,孟追已经在冰原狼没有对手了。整个冰原狼的人都在心里服他,当然,是被打服的。

  十二岁那年,孟追通过了天星五河镇的考验,本来可以留在中心等着十年期满,但是他觉得还不够,又回到了冰原狼。

  十五岁这年,孟追一共猎杀了冰原上一百只狼王,做了一百个狼牙挂坠,准备送给王府里的每一个人。

  但是他从年初一直等到了年末,却始终没有等来东翰国都的人。

  三天前,以胡克尔为首的小团伙夜半突袭,刺死了冰原狼帮主,孟追护送着老师的儿女离开了冰原之后,独自一人回到冰原上,要为老师报仇。

  胡克尔人多势众,但是孟追一点也不怕,甚至还想着老师生前的教导,寻思着留他一条狗命,送给宗政叔叔来发落。

  但是胡克尔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戳孟追的伤口。

  冰原上的风仿佛永远都不会停一般死命的刮着,孟追躺在地上,看着漫天大雪,少年精致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

  算了,本来就是他做错了事情,又怎么可能过去短短十年就奢求原谅呢。当年孟时逸可是差一点点就死在了他的手里,他这辈子都该背着这个错误赎罪。

  不知躺了多久,大雪几乎快把孟追淹没了,他才缓缓坐了起来。

  极度的气温一定程度上延缓了血液的流淌,虽然失血很多,但是孟追自己就是大夫,身上带着不少药丸。

  咬开一个瓶子,一口气倒了几颗药丸子嚼了咽下,孟追被苦得皱起了眉头,赶紧低头啃了一大口雪,顾不上冻得牙关都疼,只想冲淡嘴里的苦味。

  他嗜甜厌苦,所以配的药丸都在不影响药性的情况下改善了苦味。

  唯独给自己准备的防身药丸,孟追甚至会加重苦味。

  对别人来说或许只是一件小事,但是对孟追来说,这是他的自我提醒。

  他的赎罪。

  雪水的冰寒刺骨缓解了嘴里的苦味之后,孟追捂着伤口起身,在漫天风雪之中,握着那柄十年前随身带到天星五河镇的匕首,一瘸一拐的走在冰原上。

  在他的身后,胡克尔一行十几人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茫茫大雪掩盖了凶残的现场,看不出孟追杀人的时候有多狠。

  雪下,胡克尔等人的脑袋尽数被生生割下丢到一旁。

  孟追或许不知道,在几年前,他的养母李月寒杀人的时候,也喜欢砍头。

  “阿宁你看,那边有个人!”冰原上有一辆马车在跑,十五岁的孟时逸趴在窗户上不顾严寒的往外看,孟婴宁踹了他好几次让他关上窗户他都不管,跟个乡巴佬一样叽哩哇啦的叫。

  “娘亲说你这属于雪盲症,别看了,一会儿你该瞎了。”孟婴宁裹了裹身上的毛毯,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

  孟时逸却不管:“真的有人,不信你过来看!好像受伤了的样子,我们要不要帮他一把啊?”

  说着话,孟时逸不等孟婴宁回答,马上又自己回答了起来:“不行,都说冰原狼的人狡诈,万一他是假装有伤在身,然后趁机利用我们的同情心劫持我们兄妹怎么办!这冰天雪地的,阿宁你也找不到小虫子来咬他。”

  孟婴宁长长的叹了口气,随后伸出纤细的左手,手腕上的羽毛胎记闪了闪——

  外面传来了震天动地的雪熊吼声。

  紧接着就是巨型猛兽集体奔跑的时候的隆隆声。

  还好这里是冰原没有高山。

  否则雪崩就能弄死他们!

  “我错了我错了姑奶奶!我不该小看你!”孟时逸赶紧转身向孟婴宁道歉。

  孟婴宁正要说话,视线扫过了打开的窗户,落在了孟时逸刚刚说的人身上,当即大声道:“是追哥哥!”

  (本章完)